永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驭灵师 {423}煮了吃

2019/12/05 来源:永州信息港

导读

驭灵师 {423}煮了吃菊琛望着她嘴角红艳艳的西瓜水还在滴答,原本糟糕透顶的心情突然就顺畅了起来,再看她凝眉嘟嘴气呼呼地可爱样子,

驭灵师 {423}煮了吃

菊琛望着她嘴角红艳艳的西瓜水还在滴答,原本糟糕透顶的心情突然就顺畅了起来,再看她凝眉嘟嘴气呼呼地可爱样子,菊琛微勾了唇角道,“你都吃了大半个西瓜了,再吃你就撑死了?想吃我给你买一些回去,以后顿顿让你吃西瓜,知道你吃腻了为止。

洛珊灵低头一看,我的妈呀,水滴石穿,小蜗牛的嘴若不停,也还是真能吃,居然她自以为的小坑,现在只剩了个三角锥形的小心,其余的全进了她的肚子。

虽然吃了不少,可洛珊灵毕竟是人,那半块寒瓜怎么能够?

于是她恋恋不舍的望一眼那瓜,又可怜巴巴地望一眼菊琛。

就在这时,那女主人道,“先生,你的宠物好可爱,好有趣。”

菊琛听了嘴角漾起丝丝笑容道,“就是有些贪吃,不晓得你这里的瓜怎么卖地?”

女主人望向她的丈夫道,“这个你要问我的夫君,先生我很喜欢你的宠物,不晓得我能不能带她去瓜田里玩会,我看她貌似很喜欢清凉的瓜叶,你看她的小眼睛一直盯着瓜叶看。”

菊琛扭头望向小蜗牛,果见她将那小头探出了壳外来回咕噜噜的转着。

不期然地一双眼就浮现在他的脑海里,菊琛心情复杂的将洛珊灵递给了那女主人让那女主人带她去瓜叶上玩会。

女主人小心的将洛珊灵放在她的手心,并不时的嘟下洛珊灵背上的壳子,示意洛珊灵可以在她的手上爬,并问洛珊灵喜不喜欢她手上的香气,西瓜味地,若是洛珊灵喜欢可以给洛珊灵在身上撒一些。

洛珊灵低头闻了下那女主人地手,清清爽爽的味道中有着丝丝的甜香,香味清新淡雅,还不错

,遗憾的是洛珊灵并不喜欢往身上撒香水,是以洛珊灵在闻了后就做出不知所以然的表情来回扭头瞧,好似在说她只对瓜叶感兴趣,对瓜水不感兴趣,然后她眼里的那片清凉的瓜叶去了哪里?

洛珊灵的动作自然惹地那女主人娇笑连连,随即只听那女主人对着洛珊灵说,“你好可爱,可爱的我都不想将你还给你的主人。”

就在这时男主人喊了声,“爱芝。”

女主人听后嗯了声,然后将洛珊灵放到了一片瓜叶上道,“小家伙自己玩会,一会儿我给你带好东西吃。”

洛珊灵抬头望着一片绿色的天空顶在脑瓜顶,心道坐井观天真不是青蛙的错,而是动物本身的局限性所致,当然跳出那个局限,就会发现天外还有天。

青蛙如此,蜗牛如此,人也是如此,所以一定要拿到海崖星舟神匙。

于是趁这女主人离开的工夫,洛珊灵身影一闪就挑了几株开花还未结果的寒瓜秧丢进了小谷内,并吩咐傀儡人不仅要将瓜种上还要大面积种植,且种植的寒瓜不只要圆的,要各种形状的,比如南瓜外形的西瓜,西葫芦外形的西瓜,糖葫芦外形的西瓜等等,等回去见到慕容雨黛和念念他们给他们吃。

洛珊灵在瓜田里玩得很开心,而女主人则恍若急疯了似的命瓜田里的奴隶们来回找洛珊灵,洛珊灵当然听见了那叫爱芝的女主人在找她。

不过,她还没吃够寒瓜,现在这里这么多寒瓜,她当然要吃个爽快,当然更重要的是这会她吃了寒瓜不用花银子也不用看菊琛的脸色,以后若想敞开了肚皮吃那就只能吃自己地,因为在菊琛手里吃寒瓜,肯定不会一顿让她吃一个大寒瓜。

是以洛珊灵根本不搭理那女主人,而是在瓜田里满地的跑,那个仙灵元的含量接近她的仙灵元配比,她就吃那个,而且还都是从寒瓜挨地的地方掏个洞进去吃,这样若是人不仔细看,好像那瓜就是好的,等打开了来里面就是空的。

洛珊灵都能想象,等他们走后,男女主人定是会骂街地。

但是那会她早已走远了,他们就是骂地再难听她也听不见,再说了,白吃了人家辛苦种出来的东西,人家在背地里暗骂几句泄愤很正常。

是以在女主人跑回家去将洛珊灵丢了的事告诉正在给女主人地儿子看病的菊琛,菊琛给了那男主人一瓶对他儿子症候的丹药就化作一道流光飞回了瓜田。

洛珊灵一闻到菊琛的味道,身影一闪就到了女主人放她的那片瓜叶,然后钻进那瓜叶底下的一只还不成熟的瓜内,结果洛珊灵刚掏了个洞就觉得双眼一花,然后只觉眼前白花花的一片就晕了过去。

等洛珊灵再醒过来的时候,他们到了一处极其清凉的大石头上,洛珊灵发现自己软塌塌地趴在一块大石头上,仰仰头就看见仿若庞然大物般盘膝坐在她旁边的菊琛。

当然,其实菊琛还是那么个优雅从容的菊琛,只是变成蜗牛的洛珊灵自己太小了。

菊琛也不晓得是发现她醒了还是怎么地?

洛珊灵刚睁眼还没好好看看四处的环境,菊琛就睁开了眼。

看见洛珊灵又将那软趴趴地小脑袋探在外头四处乱看,抬手捏住洛珊灵的蜗牛壳子将洛珊灵提到与他双眼平行的位置黑着张脸道,“再乱吃我就将你扔那锅里煮了,你信不信?”

洛珊灵四处看看,果然看见不远处有着咕咕冒着白气的大锅,当然,其实锅不大,但是在如今洛珊灵那小针眼似得眼里却是很大很大的一口锅。

洛珊灵闻着那飘出来的香味深深地吸了一口,丫的居然是西瓜皮炖牛排,西瓜炖牛排,虽然是一道菜,可是有清热解毒治疗因中暑或热病而诱发的口渴,心火上炎,口舌生疮等病。

吧嗒吧嗒嘴,洛珊灵发现自己的嘴好似被什么东西蛰了似得有那种蛰蛰地痛,不过这点痛对洛珊灵根本不叫什么。

但是那锅里的东西真是菊琛给她炖的吗?菊琛什么时候居然变得这么好了?

还是说菊琛原本就对自己的宠物很关爱,嗯,小金丝猴呢,洛珊灵在想要不要去探探那小猴子的口风,但是想想还是不要了,动物的嗅觉都是很灵敏地,万一让那小猴子发现了她,她觉得菊琛肯定会杀人夺宝的。

再说那锅里的东西虽然很香,但万一并不是给她吃地,那她岂不是空欢喜一场,毕竟柴薪镇哪儿那么热,就算菊琛是仙也有可能烂口舌,当然,比起她,菊琛可用心法疗伤或是吃丹药,并不是非要食疗来祛火地。

这么着一想想,洛珊灵又觉得锅里香喷喷地牛排没准真是给她吃的。

是以洛珊灵的小眼珠子就在那汩汩冒泡的锅和菊琛的眼睛上打转。

菊琛看到这吃货,一醒来除了找吃地还是找吃地,就算看他,也是在问他,喂,那锅里的东西是给我吃的,还是你自己吃,若是给我吃的,就立马给本大爷端上来,若是给你吃地,好吧,小脑袋往地上一耷拉,好吧,没我的份,只能闻着饭菜的香味睡觉,好凄惨,嘴里还要凄凉地唱上一句,天寒地冻,北风吹,寒鸟叫,我就是那颗无人管无人问地可怜小白菜啊小白菜。

然后没来由的菊琛的心中就蹿出一股无名火,抬手就将手里的小东西丢进了那汩汩直冒的汤锅里,心里不无恶念丛生道,不是想吃吗,去吃吧,连汤带肉的你吃了锅里地,我吃了你。

洛珊灵实在没想到菊琛居然会如此的翻脸不认人,眼瞧着那至少有七八十度的汤锅,她掉进去就是被煮的命,不掉进去很可能会引得菊琛的怀疑,但是她真的不想坏了那香喷喷地一锅西瓜牛排啊。

怎么办,怎么办,要不要手指掐诀来阵风将自己吹跑,还是真将自己落进那汤锅里看看菊琛是不是真要煮了她。

但很快洛珊灵就转念一想,她要试探菊琛干什么,等找到了流沙崖进了传送阵到了星元神殿她就和菊琛拆伙,自己进龙舟。

菊琛什么想法和她有什么关系?

对啊,对啊,就在洛珊灵要手指掐诀来阵风要将自己吹跑时,突然的就来了阵风,然后洛珊灵和那滚烫的汤锅只差一毫米的距离就要和那汤锅来个亲密接触,因为那炙热的温度已经很清晰的传递到她的皮肤。

紧接着只听吧嗒一声,洛珊灵原本以为自己肯定要摔在泥地里弄的满身泥。

结果左右扭动了那软趴趴地身子居然没感觉到疼,洛珊灵不由抬头,然后就看见皱眉一脸嫌弃至极的样子盯着她瞧的菊琛。

而她落在的地方正是菊琛的手心,低头,就看见左右两旁是两条螺旋线,是菊琛的两道主手纹线。

看看菊琛那嫌弃的脸,洛珊灵决定再恶心恶心菊琛,让丫的心思那么恶毒居然想煮了她吃。

是以她不停地在菊琛的手心里转圈,蜗牛的身子很软,在人手心里爬其实是很痒地很痒地。

很快的,洛珊灵就看到菊琛想笑又觉得有失他以往的风度,不笑,手心的确又痒痒地难受地无法抉择的矛盾扭曲脸。

菊琛实在受不了,捏起洛珊灵的壳子,让洛珊灵的目光与她平视道,“不要再闹,若不然我真将你扔进那锅里,煮了吃,你信不信?”

洛珊灵望望那锅,吧嗒吧嗒嘴,然后缩回了壳子里。

于是缩回壳子里的洛珊灵就没看到菊琛对着她的壳子若有所思的表情,因为现在的菊琛手心不痒了,心里就像钻进了无数只蚂蚁在啃噬似得没着没落的奇痒,可是他又不晓得为什么心里会这么痒?

当然,很快菊琛就用心法将心底深处那无法排解无法宣泄的痒给生生压了下去。

洛珊灵窝在壳子里又睡了一觉,等再醒来,洛珊灵是被香喷喷地肉味给勾醒地,等洛珊灵小心翼翼的钻出壳子,就看见眼前有一块香喷喷地牛排,低头一看,她不知何时已被放在了一白玉碟上。

小心翼翼地抬头看看,然后就看见菊琛坐在她的对面,他面前堆了座像小山似的牛肉碟子。

而她的面前只有可怜的一根牛排,一块若翠玉带着点点红边地西瓜块。

洛珊灵在牛排和西瓜块之间看了看,然后毫不犹豫地就趴在牛排上啃了起来。

真地,小蜗牛啃大牛排的痛苦,就好似人面前放了座金山让你搬,可是你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金山而得不到所产生的痛是一样一样地。

不过好在他们不赶时间,菊琛在无比鄙视的望了眼洛珊灵后,自己夹了一块排骨放到他的盘子里吃了一块,然后又吃了一块西瓜块就盘膝坐在石凳上修炼去了。

洛珊灵看菊琛修炼去了,还有什么可顾忌地,当然放开了牙口和胃口的一顿猛吃,两个时辰后,在洛珊灵坚持不懈的努力下,终于将那盘子里的肉山给消灭地只剩骨头后,菊琛修炼完毕。

然后菊琛一睁眼就看见一大盘子的牛肉排骨剩下的全是骨头,再看洛珊灵原本软趴趴地身体此时像小圆筒子似的又圆又硬。

气得菊琛抬手就捏住了洛珊灵脑瓜顶上的两只小触角道,“那么多肉你居然都吃了,你就不怕将你自个撑死吗?”

洛珊灵朝菊琛翻个白眼地心想怎么会,至多浑身僵硬没有那么好的韧性罢了。

可这话刚在心里念叨完,洛珊灵就觉得一股血气上涌,然后只听噗地一声,从她的口鼻里就窜出三道血流。

这个时候洛珊灵不能再藏拙了,再藏拙不调息她没准就被体内突然翻涌出来的力量给炸了个粉碎。

是以,洛珊灵正要找个舒服地蜗牛姿势盘绕修炼,就感觉一道清凉的细流进入她的身体,然后一点点疏导着她体内的那股暴虐的力量。

砸么砸么嘴,洛珊灵只能老老实实地带着不动,并趁菊琛帮她疏导的工夫,悄悄的将她丹田识海内的星灵仙元隐没在血液里。

半个时辰后,菊琛抽走进入洛珊灵体内的那道清凉的细流,然后捏起洛珊灵地蜗牛壳将她放到与他的眼睛在一条水平线上,盯着洛珊灵那小针眼的眼睛看了半天,然后又将洛珊灵放了下来。(未完待续。)

抚远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廊坊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贵州哪家医院看癫痫病好

陕西治疗宫颈炎费用

北京和睦家医院

儿童发烧反反复复
宝宝低烧不退怎么办
婴儿感冒药
小孩子发烧40度危险吗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