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平台债务治拖

2019/08/20 来源:永州信息港

导读

面对地方债务今明两年的到期高峰,到期平台“不得展期和贷新偿旧”的表态正在引起坊间对债权的坏账担忧。众多银行界人士认为,银监会此举意在督促地方

  面对地方债务今明两年的到期高峰,到期平台“不得展期和贷新偿旧”的表态正在引起坊间对债权的坏账担忧。众多银行界人士认为,银监会此举意在督促地方政府与银行双方积极清理存量、严控增量,但难免有“一刀切”之嫌。

  欠账大户——地方融资平台曾经惯行的债务拖延手段正在被银监会收紧。

  7月底银监会年中工作会议上,银监会主席明确表示,到期的平台贷款“不得展期和贷新偿旧”。

  一石激起千层浪。面对地方债务今明两年的到期高峰,银监会的铁面正在引起坊间对债权银行的坏账担忧。

  “地方债务总体可控,此举不会引发银行系统性风险,但有两个风险点不得不关注。一是县级融资平台可能面临较大的还款压力,二是与之关联度较大的中小银行尤其是城商行的坏账风险将会上升。”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银监会此举意在督促地方政府与银行双方积极清理存量、严控增量。

  尽管如此,银监会的禁令仍难免被认为有“一刀切”之嫌。包括连平在内的数位银行人士认为各融资平台债务有别,政策更应留有一定余地。

  “一刀切永远杜绝不了规避操作,对于那些只是暂时性流动性还贷困难的平台公司也不公平。长期来看,它们存在偿债能力的修复,但一刀切限制期限,只能加速资金链断裂,成为坏账。”上海某股份制银行人士表示。

  平台贷“拖”之诀

  尽管自去年开始,监管部门便不断强调地方债务的偿付问题,但在上述上海股份制银行人士表述中,在严控增量之前,“平台贷款的展期、借新还旧、银信变相延期等都相当平常”。

  这一点在审计署的地方债务调查中也有所体现。该报告称,由于偿债能力不足,部分地方政府只能通过借新债偿还旧债,截至2010年底,有22个市级政府和20个县级政府的借新还旧率超过20%;还有部分地区出现了逾期债务,有4个市级政府和2 个县级政府逾期债务率超过了10%。

  “此外,一些回本周期长的项目,如高铁、高速公路等借新还旧的比率更高。”中央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表示,2010年全国高速公路的政府负有担保的债务和其他相关债务借新还旧率达54.64%。

  这还仅是非市场全部的静态数字。在研究人士看来,尽管地方债务风险总体可控,但若非监管政策,在今明两年的债务到期高峰中,将会有更多违约延期案例。而近期市场不断传来的地方债务展期申请被拒也正显示违约风险的升温。

  一方面的违约来自于部分平台项目的偿债能力不足。“很多项目都是依靠银行与财政,自身很难产生盈利,一旦财政或银行支撑不足,项目立即烂尾。”在接受采访的总行人士看来,地方政府单纯讲究政绩,平台贷款不规范,去年以来的严格信贷,正使部分偿债能力不足的项目暴露。

  除了偿债能力不足,在部分银行人士看来,相当的违约威胁还来自于地方政府的还款不积极。“政府有偿还的债务超过60%。地方政府可支配的财政收入、国有资产是不少的,但在安排上,还款却被置后。在地方上,很多平台债务一开始就做好了展期或者借新偿旧的打算,根本没在财政支出计划之内。”某三四线的城商行人士认为,这甚至要大于偿债能力不足的威胁,“平台项目要求展期,我们是没有办法的,很被动。”

  地方政府何以对这些据称“连利息都快付不起的”的有偿资金留恋不舍?总行信贷人士认为,主要是受一直以来超发货币的财政对冲影响。“平台借款期限都比较长,大量的平台债务都没在还款的打算之中,超发货币的通胀就变成了‘有效’的还贷、减贷途径。所以不着急还,也就不奇怪了。”受此影响,即便是大力调控通胀的当前,该工行人士对未来的通胀形势也并不乐观。

  “在地方债务不透明、不规范的情况下,简单的展期、借新偿旧只会增加风险的不确定性,进一步增加坏账风险。”上述中行总行的信贷人士认为,尽管短期内平台债务并未构成银行系统性风险,但由于体量巨大,中长期来看,其风险变量不得不谨慎。“10万亿元的平台债务中,有8成来自银行,相较而言,银行1. 万亿元的拨备并非万全。”

  这也成为了银监会铁面逐步清理存量债务的直接原因。“无论什么原因,违约拖延都不利于风控。真有偿债风险,延期也躲不过,只能沦为滚雪球;倘若是还款意愿不积极,违约除了增加未来的不确定性外,也不利于加强中央对地方资产变现的控制,同时还占用大量的实体经济信贷。”上述中行总行人士进一步解读。

  中小银行承压

  不可置否,对平台债务的风控加强,将不可避免地造成部分银行直面坏账风险。而在业内人士看来,这部分压力或将由中小银行承担。

  “地方债务尚未完全覆盖或基本覆盖的主要风险区集中在县级平台,这也就增加了多与之对接的中小银行以及城商行的信贷风险。”连平分析。

  截至2010年底,全国省级、市级和县级政府性债务余额分别为 .2万亿元、4.7万亿元和2.8万亿元,分别占29.96%、4 .51%和26.5 %。具体来看,截至去年末,省市县三个行政平台中,政府承担还款或担保的债务占各自总融资的比重分别为,70.27%、81.18%、48.65%。以县级平台的还款保障小。

  “三层平台贷款中,却是县级政府的债务比率,有超过20%的县级政府债务比率高于100%,再加上县级政府主要依靠土地财政,并且项目自身盈利差,多为投资较长的基建项目,与债务到期时间严重不匹配,就成了相对的高风险区。”上述工行总行人士介绍,目前40%左右的平台债务实现了完全覆盖或基本覆盖,主要集中在省级平台。

  各层行政融资平台债务风险不同的状况,在通过不同银行的对接后,则增加了将风险进一步传导到银行系统的可能。

  作为信贷大行,工行行长杨凯生曾公开透露,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工行的融资平台贷款余额5151亿元,其中6 %的平台贷款可通过项目自身的现金流覆盖债务。

  “我们有严格的名单制,只选择财务状况优良的地方政府,目前仅进入100多个平台公司。”上述工行人士认为在平台涉入过程中,大型银行的风控能力要远大于中小银行。

  这并非没有依据,上述中行总行人士也表示,该行的平台业务仅限于经济发达区域的省级平台。

  如此,更多的中小银行以及城商行多是对接市级以及县级融资平台。“中小银行为求规模扩张,在平台贷的风控选择上并不强势,而中小银行多有政府背景,因此在很多平台债务上,很难做到市场化。”再加上中小银行自身的拨备能力较差,在中行人士看来,将承受此轮严控的更多压力。

  “一刀切”存疑

  到期“概不继续赊账”的禁令在引起谁风险更大的讨论同时,也引起了包括四大银行人士在内的对银监会“一刀切”政策的质疑。

  “银行自身所受的监管也在从严,为了账目好看,‘一刀切’会增加更多不规范的规避操作。”上述上海某股份制银行人士坦陈,还是有规避办法的。比如类似转按揭的操作,用其他银行的信贷还款后,再重新申请平台贷,这种操作没有操作难度,并且同一平台多家银行参与的现状,也增加了这种便利。

  与此同时,交行人士也表示,尽管目前银行产品亦在银监会风险警示之中,但通过理财、发债等变相为平台债务延期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些都是与监管精神背道而驰的,关键还是在于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疏导,存量债务的清理是长期工作,政策应该留有一定的余地。”上述上海某股份制银行人士认为,“由于信贷紧缩与平台续建需要,很多长期投资的项目目前只是流动性紧张,并非偿债能力有问题,如果展期,平台项目是可以通过自身盈利产生的现金流覆盖债务的。”

  这一定程度上也与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的观点相同。对于地方债务,夏斌撰文表示,在发挥地方政府和银行双方积极性上,要做到精细分类,区别不同情况,应偿债项目公司只要能提供符合市场条件的偿债方案,银行应尽可能满足其后续融资或展期还本息,不应采取简单“一刀切”的限期整顿政策。

  对此,上述工行总行人士也表示,“即便是到期无法还款后,大家一起坐下协商可能的偿债方式也是一种双赢。政府不会坐视地方平台大量坏账,会通过债务重组等进行支援。现在也正通过发行来改善地方政府的偿债能力。”

小孩脸色发黄吃什么
小孩健脾胃的药吃什么好
着凉肚子痛怎么办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