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晓荷遇见书记被谈话文联受影响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2 来源:永州信息港

导读

现在的学术交流,不限于在本地,有许多的文化艺术交流,已经走出国门,有的已经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了。  曲坡抬阁,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了,影响深远

现在的学术交流,不限于在本地,有许多的文化艺术交流,已经走出国门,有的已经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了。  曲坡抬阁,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了,影响深远。文联任主席的宣传,已经见到效果了。一封来自韩国的书信,就来到了任主席的办公桌上。任主席拿着来自韩国的韩国文和汉字译文对照双行的书信,当然有一行是翻译过来的汉字的,中韩文字对照,让文联的同志看。我也荣幸地看到了这一封韩文写成的书信,内文也是韩文、汉字的对照写出来的。  任主席拿着信,找县领导请示:韩国的朋友,希望看到曲坡抬阁的表演,我们需要交流,需要走出去表演。韩国的朋友说了,如果到韩国表演抬阁顺利了,接下来新加坡、日本、美国等众多国家也会安排曲坡抬阁表演的。这样表演的结果,就是可以赚取一定数量的外汇,每一年可以拿回600万美元的。  县长问:多少人去,是不是需要先投资?  任主席说:“专家、领导、曲坡抬阁表演队,少20人,韩国站,五天时间,飞机票、吃喝住宿,初步计划20万元,当然,可以至少拿回来40万美元的。”  县长说:“近财政比较紧张,今后再说吧。”  任主席马上打电话给县委书记,奇怪了。怎么无法接通?任主席想,现在打电话不行,等一等再打电话吧。谁知道,连续打电话三天,仍然无法接通的。  任主席也不多想,书记忙,一时间无法接通,可以理解,现在三天了,仍然联系不到书记,书记是不是失联了?任主席不敢多想的。  接下来的大事,就证明了书记的失联。  电视台开会,纪念电视台成立十周年。这样的大事,书记讲话,是应该的。广电局写了书记的发言稿,反复修改多次,又经过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定稿,联系不到书记,书记的秘书也联系不上的。那就联系副书记、县长吧。  县长的秘书,答应看看书记发言稿。广电局的发言稿,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已经修改了,又送给县长的秘书。秘书看了发言稿,就修改了。是以县长的口气写成的。  正式开会的这一天,仍然不见书记来电视台。副县级领导在主席台下边坐了一排,等着书记,仍然不见书记来。一会儿,县长来了。  秘书陪着县长,登上主席台。县长很严肃,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看了看,马上宣布:大会开始。请县长讲话。  县长就拿着发言稿,读了起来。台下的人,就议论起来。有的局长、乡镇书记、乡镇长就小声议论起来。  “应该书记讲话的呀,县长来讲话,是不是有情况?”  “不应该吧?书记是很好的朋友人。”  “纪检委正在和书记谈话,说不定就永远出不来了。”一个小声说话的人,就引起大家的注意。  文联任主席听了,就不一样了。他是书记指名留下来的超龄一把手。如果书记出问题了,自己怎么办?  有人马上说:“不敢胡乱说话的。明天书记来电视台了,你们怎么办?”  许多人不说话,会议很草率,一会儿就结束了。广电局为各级领导准备了午餐。许多县领导一散会,就走了。许多的单位一把手,也是不到新天地宾馆的餐厅吃饭了。  电视台的办公室主任,一看情况,这么少的人,空了许多座位。马上打电话通知,电视台所有人来新天地宾馆吃饭吧。  于是,就有了电视台的员工来吃免费午餐的事情。许多的人,就议论起来,今后多搞几次电视台庆典活动,大家是不是就可以多享受这样的免费午餐呀。  文联的人,也发现了任主席的异常。听说了书记已经五天失联了。是不是真的要出事呀?  许多人不关心书记的失联,正常工作照样进行的。  本地的网上也宣传了“曲坡抬阁”,马上就有许多人提出了反对质疑的声音。辩论之后,就沉寂下来了。  在公园的凉亭,我见到了王功勋老领导,和他在一起聊天的老领导有一位是市委党校的老校长,也是一位离休干部。他说:  “文联为了宣传曲坡抬阁,发出去邀请函,我的一位老领导也收到了一份儿。他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说,历史上的孔子就没有到过曲坡的,《黄河志》里边写了黄河的几次改道,在春秋战国时期,黄河西100多里地的曲坡,他们站在五张桌子上抬阁,孔子和他的弟子也是看不到的。因为孔子周游列国,就没有跨过黄河向西来的。孔子在黄河东边,曲坡在黄河西边,相距100多里地,曲坡表演抬阁,孔子用望远镜看的吗?那时候,有望远镜吗?孔子为他们改地名叫曲坡。那时候,没有电话,没有手机,孔子怎么帮助他们改地名叫曲坡呀?”  几个来公园锻炼的老百姓听了就笑着说:“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  “我给主管旅游的副市长打电话,说了曲坡抬阁的事情。希望领导注意一些基层干部的满嘴跑火车的假话、大话、骗人话。”王功勋老领导说了这一个电话。马上就有老百姓笑着说:  “你打电话,把人家的假话揭穿了,人家来找你吵架没有?”  “有人找我来了,是一个科级干部,他说,老领导不要再提曲坡抬阁的事情了。已经宣传出去了,怎么办呀?就当成神话传说吧。我说:神话传说,人造神话,人家也是都知道的。多少人看过《黄河志》,知道孔子始终没有跨过黄河向西边来的。”  书记失联八天之后,又出现在县电视台播放的新闻节目头条里面。  这是证明书记仍然没有问题的。但是接下来的情况,很微妙。县高中的校长被纪检委叫去谈话了,财政局局长、副局长都被纪检委叫去谈话了,一个个体企业的老板也被纪检委叫去谈话了。有人说,上一次,纪检委和书记谈话,无法了解情况拿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就放人回来了。有人说:这一次纪检委谈话的几个人,都是和书记关系好的人。如果这几个人交代问题了,就可以把书记抓进监狱了。  有人说:都是有关系的领导,想把哪一个处级干部送进监狱,也都是很困难的事情。  书记一上班,很快就研究提拔一批科级干部。这一次提拔干部的数量是超过许多人的预料的。全县提拔、交流使用400名干部。和文联有关系的,大家关心任主席的儿子。这一次很意外,主席的儿子没有提拔起来的。任主席当然不高兴的。本来文联周一都会开会的,这一个周一没有开会。  我在办公室坐着,就听到同事说:“你办了一件好事的,你找纪检委书记动了咱们文联主席一本的。”  我感觉到这是给我说的,我就说:“没有动本呀。”  “你动本了,为什么不敢承认?”《洪河风》编辑部主任郭东亮看着我问。  “我没有动本,我承认什么?”我严肃的反问。  “你不要否认了。任主席给我说了,说你找了纪检委书记张德存告状动本了,他不怕的。”郭东亮这么一说,同事就笑着说:  “本来大家计划着拿钱请你的客呢。感谢你为大家抱打不平,敢于找纪检委书记张德存说公道话呢。现在看来我们就省了这一次请客吧。”  “真是奇怪了。我还没有去找纪检委书记张德存告状动本呀?他先说不怕,是什么意思?”我有了一些生气。  “看看你敢去不敢去?我有一个证据,主席拿来一张发票5000元,说的是买宣纸。叫我签字,我签字,就成了经办人。但是我一张宣纸也没有看到呀?5000元的宣纸,都拿回他家了吗?”同事看着我,很是气愤。另一个同事也说:  “这两天,他也拿着一张发票,也说是5000元的宣纸,叫我也签字,成了经办人。主席也是没有给我一张宣纸的。他也太贪了吧?你叫我签字,给我一千元的宣纸也合情理吧。怎么一张宣纸也不给我呀?”  “你们去找纪检委书记张德存说一下吧。”我也鼓励他们反映情况的。  “主席说你找纪检委书记张德存告了他的状,他不怕的。你应该找纪检委书记说一下吧?你去说的时候,顺便把我们的证据也给送过去,我们给您写证人证言。纪检委来调查,我们作证。你看怎么样?”同事的主意很好,省了他们去找纪检委书记了。我也是顺便帮助他们办了一件小事。  《洪河风》编辑部主任郭东亮看着我说:“主席知道你告状动本了,人家不怕的。你再去几次,人家还怕你不成?”  “怕不怕,我是真没有找纪检委书记张德存反映情况告状的。”我再一次声明。  “你不敢去吗?你没有去,他还给郭东亮说你告状动本了。你现在就去找纪检委书记张德存反映情况,看看他怕不怕?”同事在看我的胆量。  “这么说,我不去找纪检委书记,是我害怕了吗?我马上找去,实事求是反映情况,看看他一个科级干部说不怕找纪检委,是什么意思?”我说完就下楼找纪检委书记张德存去了。  找了三次,我才找到了纪检委张德存书记。张书记听了我的陈述,说:“好吧,你说的话,我知道了。还有其他事没有?”  “没有了。谢谢书记为我作证。”我说完就告辞。  来到办公室,几个同事看见我,就问:“看你的表情,这一次已经找到纪检委书记了。情况怎么样?”  “这一次找到了。说了情况,张德存书记认真听了,就让我放心了。我想他可能给《洪河风》编辑部主任打电话澄清事实的。”我的分析,马上就被同事否定了。  “纪检委书记张德存给郭东亮打电话?不可能的。给任主席打电话,说你给他见面反映情况了,任主席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第二天,任主席一天不开心的样子。同事小声说:“估计纪检委张德存给他打电话说了情况吧。”  “也可能没有打电话的。说不定任主席因为其他事情闹心的。”我也不知道具体什么原因的。   共 348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死精症医院排名有那些
昆明治癫痫的专科医院
癫痫的患病症状都有哪些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