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br从小生活在大山里

2020/05/21 来源:永州信息港

导读

从小生活在大山里,我感染了大山的野性和倔强。经常,我能躲在山旮旯里,一动不动双手托腮,看一整天对面的山崖;也能踩着岩窝攀上叫做“死亡谷”的那


从小生活在大山里,我感染了大山的野性和倔强。经常,我能躲在山旮旯里,一动不动双手托腮,看一整天对面的山崖;也能踩着岩窝攀上叫做“死亡谷”的那面山崖;望影高的树,我双手合抱蹭蹭几下就能爬上;正在游动的毒蛇,倒掂尾巴能把它治得服服帖帖。如此,我走山崖,掏鸟蛋,蜷缩在大山的胳肢窝里,挠痒它的梦。我也有一个梦想,偶尔几次冒着生命危险攀上“死亡谷”的那面悬崖,就是想看到山外的世界。可是,我踮着脚尖,看到的依然是连绵的群山。我也曾试着一直往山外走,走啊走,山外还是山,遍地的石头,石缝里的树,没有找到一条通往山外的路。读书的哥哥说,按照书上教的,就能走出大山。可是,我们村里,女孩多没读过书,我也没读过,所以猜不出大山到底有多远。
没有走出大山,我十七岁嫁人,十八岁死了男人。婆家原本不待见家里有我这个人,何况死了男人。家里只有一条狗和我说话,再没有其它的动静。如果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我就悄悄地躲在断墙根下,一定逮到一双偷窥的眼睛。婆家人像间谍一样,提防我把我妈陪嫁我的唯一的柜子和椅子带走。这让我感觉他们是除了物质和口舌,没有感情的动物,不如我的一条狗人性。我喊狗叫儿子,这让我遭尽白眼和嘲笑。大山里,他们都不拿狗当狗,我拿狗当儿子,这让他们愤怒。我的狗因此经常挨踢。每当它挨过踢以后,它就委屈地“呜呜”着趴在我的脚边,让我陪它伤心一个下午。
终于,我离开了大山,不怕挨穷,倒怕伤心。我到山外去找心里想要的一点什么东西——想要什么呢?我也说不清。沿着坎坷迂回的山路,我身边只带了我的狗。
上车,坐车,下车;再上车,坐车,下车。我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最后在一个人山人海的大城市停下来。这一路,我看尽人间风光,阅人无数。最后我鬼精灵的大脑,所见到的事情,听来的故事中总结出一个重大发现:无论山里人,城里人,一生都在为爱和钱奔波。等到爱尽了,钱去了,其实都是无聊的游戏。关键当下怎么活。农村向往城市,城市向往农村,就像冬天盼望夏天,夏天盼望冬天,每一个季节都充满着失望和希望。比如,农村人羡慕城市的高楼大厦,光洁的大马路,传说中能当厨房的厕所。当然也有,山里人所嘲笑的,是城里人所追捧的。比如:土鸡蛋、土粗布,专买菜叶带虫屎的蔬菜,他们的理论是虫子吃得,人就吃得。还有蝈蝈,蟋蟀,蝉……这些农村到处爬的东西,在这里也能卖出好价钱。他们似乎想找回遗失在山川原野的一些什么东西,如我一样。
我照样带着我的狗,我走着,它跟着,穿人群,过马路,挨骂,从人缝里,车缝里挤来挤去。我们见到更多的狗,也见到更多的人。那些衣着光鲜的男人、女人,好无聊,给狗穿上花衣裳,到处招摇,像儿子一样抱在怀里,嘴里一叠连声喊“宝贝”。宝贝不就是儿子?这,让我高兴——我赶了趟时髦。那些山里的老土,居然笑话我!我既恨又可怜他们,我也可怜自己,肚子饿得“咕咕”直叫。
我像饿极了的苍蝇,四处找活,四处碰壁,又防被人骗。别看我平时大大咧咧,心里鬼主意可多,这点我感染了大山的灵性。
挺幸运的,正在山穷水尽时,我居然在水景公园找了个清洁工的活,和一帮老头、老太太一起栽花,打扫公园。温饱解决不说,最重要的是能随时带着我的狗。比如一些室内的活,我刚开出带狗的条件,就被拒绝。也有人介绍找我干活,工资挺高,但不让我带狗,都被我拒绝了。我的狗,我不能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把它丢了!我的狗就像我的影子,走到哪儿都跟着,熟悉不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因此自嘲带狗的女人。
每天,来公园的人可真多。有打太极拳的,有钓鱼的,有跳广场舞的,有遛狗的。在城市,几乎有人的地方,就能看到遛狗的。下班后,女人抱着,男人牵着各种货色的狗陆陆续续出来了,聚在一起,比比谁的狗儿子更帅,更懂人性,价值更高,有哪些狗情人,哪些聪明的狗会给领导的狗套近乎……狗们听主人的吆喝,或腻在一起,或互相递个眼色,或撕咬几下,被主人喝开。我似乎又发现了一条真理,山里狗是用来看家的,城市狗是用来消闷炫耀、拉关系的。最可怜的,是我那只狗,实实在在的狗脾气,不会点头哈腰添屁股舔毛耍花招,尽管看家一流,也改不了受欺辱的命运。他们用厌恶的眼神驱赶它,狗们也不和它玩,嫌它太土。仿佛和它一起玩会降低它们的身份。最可恨的,还有一个自称保安经理的人,经常驱赶它。我每次都喊叫着把它找回来。“狗儿子,阴阳眼,看你乱跑。”我大呼小叫疯疯癫癫的行为,自然引来一些淡漠的诧异目光,但很快就游走了,只有几个知情的善良人望着我笑。
一天中午,领队接到上级命令,说市长要来检查。这等于说,中午不吃饭,不睡觉,卖了命也要在领导来到之前,把周围打扫干净。水景公园里,长了绿苔的音乐喷泉又重新响起来,到处是通红的欢迎条幅,崭新的标语牌,变戏法似地突然间从各处冒出来。整个街道一时间焕然一新。最令我费解的是那个打扫厕所,一字不识的老王居然升任厕所组长,有崭新的标语牌为证,老王自己也不得不相信。厕所正面墙上标语牌上,清清楚楚打着二十条如厕制度,老王让识字的孩子读给他听。破破烂烂的厕所墙中间裂开一条曲线,像一个忍俊不禁的笑脸。
我和一帮大爷、大奶们打扫剪落的枝叶垃圾。我的狗懂人性,这紧张的气氛大概让它觉察到有领导要来检查,趴在花丛下一动不动,怕给我找麻烦,怕热。我感激地看它一眼,它整个下巴贴地翻着眼睛斜睨我。哦,别人的城市,我的狗。我一边扫,一边胡思乱想。
连干了三天,不见领导踪影,像等待表扬的孩子,却被老师忽略了,我们都有些松懈,又回到原来懒懒散散的状态。到第四天,突然又接到通知说领导要来,赶紧突击又打扫一遍。如此“狼来了”喊了几次,我们被绷紧的神经和过度紧张的劳累折腾得筋疲力尽。大爷、大奶们开始骂娘,怨声载道。终于,半个月以后,得到确凿消息,领导们将于中午准时在水景公园优美悦耳的音乐喷泉声里,大驾莅临,此时已在前来的路上。
水景公园里,音乐喷泉悠扬悦耳,此处是附近最美的去处。水底红绿灯闪烁的映照下,扬起的水柱随着音乐喷泉抑扬顿挫,变换不同的风姿。一会儿 高昂,一会儿优雅漫步,宛若人间仙境。可巧,那天,我们就在喷泉对面干活,这是领导检查时的必经之路,我们都在盼望一睹领导风采。欢迎仪仗队站在道路两旁,献花的美女露出专业训练标准的笑容,我们清洁工被换上了已久未曾换过的崭新的服装。一切都是整洁的,干净的,一切准备就绪,只欠领导的车缓缓驶来,通过车窗向同志们挥手致意。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领导的车迟迟没有出现。倒是那个保安经理,慢吞吞地走过来说,刚接到电话,领导的车已经过去了。整个城市失落了。没办法,这车来车往的,领导的车没有贴标签,天知道什么时候过去的。不过,这好像和我们干系不大,大家只是扫会儿兴,马上生活和环境又恢复以往的常态。可惜忙乱了半个月的成果。
“明天你不要带狗来了!”保安经理怒冲冲地对我说。
“为什么?”我问。
“市长刚才看见了,公园里不许带狗进来!”
“市长眼睛专往花丛下瞅狗了?我怎么使劲看都还瞧不见。”
“公园里的规定,不许带狗进来。”
“不对吧,这儿每天有许多狗带进来,为啥我的狗不能进来呢?”
“去,滚远远的,别在这儿影响市容!”他对一个老乞丐大喝道,衣衫破烂疯疯癫癫的老乞丐,趿拉双破鞋出去了。
“他们是游玩的狗,你这是干活的狗!”他用很老土的方言训斥说。我的狗似乎听懂他说的话,一窜从花丛下出来朝他尖叫,他吓得连连后退,狗步步紧逼,他吓得失魂落魄四处找工具没找到,掉头怯怯溜走了。狗还朝他的背影狂吠。“好了!狗儿子,才进城几天,学会欺负人了”。
我喝住了狗,不由顺顺它的毛,对它竖起拇指。狗似乎懂得,精神地抖落身上的泥土。
我走着,它跟着。

共 06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用第一人称“我”述说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大山里的可怜的乡下女人,年纪轻轻嫁了人,第二年男人就死了,男人的家人容不下她,没有人理她,只有她的那条狗陪伴着她。因为她对狗亲近,狗也受到了连累,总被人踢。女人被迫带着狗走出了大山,来到了一个大城市。在大城市,好容易才找到一份可以带狗的打扫公园的清洁工的活,却因为市长检查时发现了公园里有狗,而被保安经理责令她不许带狗上班。小说很有讽刺意味,同样是狗,游玩的狗可以,干活的狗却不行。堂堂的一位大领导,眼睛却盯在小小的狗的身上。小说也用对比手法将山里人与城市人做了对比。小说运用女人的眼睛,说出来了领导来视察时,下面人的是如何布置的。这一幕正是许多城市的缩影。一篇贴近现实生活,看后让人深思的作品。佳作,倾情推荐。【编辑:心寄弦下语】
2 楼 文友: 2015-07-11 21:00:46 保安经理这个人物更像是另一条狗,用个词来形容就是狗仗人势。他对下面人喝骂,欺软怕硬,可以想像,他对上面的领导会是一副什么嘴脸。这样的人就应当像狗狗对付他的办法一样,用硬的来对付他。
4 楼 文友: 2015-07-11 21:42:49 问好丁梅:)感谢赐稿云水,祝写作愉快!
5 楼 文友: 2015-07-12 08:29:48 寓意深刻的一篇小小说,欣赏学些,问好
6 楼 文友: 2015-07-12 17:48: 0 丁梅的小说很接地气,学习了!祝写作愉快! 经历是一种领悟,更是一种财富。
7 楼 文友: 2015-08-05 21: 2:47 这篇文章的语言很好,所要传达的故事也基本完整,很不错的文。哪种药可以治好脖子疼痛
吃减肥药真的有用吗
专为儿童研制的止咳药哪种好
庆阳白癜病医院
包头白癜风治疗费用
本溪治疗白斑的医院
宝鸡治疗白癜风医院
江苏治疗白斑病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