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为了明白天命之谓性一语

2018-10-13 01:59:42
在中庸一书中,「鬼神」一词两见,但都至关紧要。为了明白「天命之谓性」一语,「鬼神」是不可或缺的桥梁。 先说「人」的层次。由于人有性也有由,可以行善也可以为恶,因此谈人性不易抓到重点。如果只就人的行为表现来看,难免言人人殊。那么,如何回到人的真正状态呢?中庸提了「诚」字。但是,一说真诚,岂非落于由心?为了避免此一混淆况,中庸以「鬼神」来强调真诚并非人人以为是者。鬼神无所不在也无所不知,人怎能心存侥幸而有欺欺人的念头呢?第十还引述诗经说的「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再总结为「夫微之显,诚之不可揜,如此夫。」意即:神的来临不可测度,我们又怎能厌倦不敬呢?然后,隐微的会显扬开来,真诚的心意不可掩蔽,况也是同样的啊!换言之,谁在面对鬼神时还敢不真诚? 再说「天」的层次。中庸两度提及要「知天」。一在第二十,君子必须修身,但想要修身就须往上推至事星雨华府亲、知人,再到知天。但是如何知天?第二十九说:「质诸鬼神而无疑,知天也。」亦即:以鬼神的吉凶来质问而没有怀疑,那是因为了解天的缘故。在此可以参考孟子‧万上所说的:「昔者尧荐舜于天而天受之。……使之主祭而神享之,是天受之。」这种说法肯定了鬼神是天与人之间的中介,人对鬼神祭祀或占卜请教,都可以反映天意。 这么重要的「鬼神」概念,在朱注怎么说呢?第十的朱注说:「程子曰:鬼神,天地之功用而造化之迹也。张子曰:鬼神者,二气之良能也。愚谓,以二气言,则鬼者阴之灵也,神者阳之灵也。以一气言,则至而申者为神,反而归者为鬼,其实一物而已。」依此说法,则「鬼神」只是用来描述天地万物的「神妙变化」,这种变化是阴阳二气聚散所造成的。但是,如果鬼神只是气的变化,它如何能够促使天下人举行祭祀仪式?它又如何可能引后续对人有关「诚中海公园城」的要求? 在第十还描写鬼神,「体物而不可遗」。朱注说:「鬼神无形无声,然物之终始莫非阴阳散之所为,是其为物之体而物所不能遗也。」但是这里原所说的明明是:鬼神的作用「体现」于万物之中,没有错过任何一物。朱注前面说「鬼神」是描写变化之神妙现象,现在说「鬼神」是「物之体」。就算真有物之体,也应该是朱注所谓的「阴阳二气」而不是「鬼神」。在朱注看来,「鬼神」既是万物溪山御景的本体,又是万物变化的现象,实在让人摸不清头绪。 古人谈鬼神,不论分言「鬼」与「神」,或说「鬼神」,都是肯定实有其物,但人类所知有限,因此只能就其功能或作用来说,通常是以之为祭祀崇拜、求福免祸、请示占卜的对象。譬如前引诗经的「神之格思」一语即为例。中庸第二十四也有「至诚如神」一语,如果此「神」字不是指真实存在的神,那么此语如何解? 依朱注所说,鬼神只是二气的变化,那么谁会在乎这种变化之迹?这样的鬼神如何可能警惕人要「诚」?这一点未能掌握,则中庸后续的说法如何成立?[url=http://www.epfdq.com/]林州信息港[/url]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