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精神分裂症患者自闭症患者的创造力

2019/03/05 来源:永州信息港

导读

“我和疯子的区别只有一个。我没疯。”—萨尔瓦多.达利 (Salvador Dali)由于某种原因,公众对疯子和天才的关系非常感兴趣。一个

“我和疯子的区别只有一个。我没疯。”—萨尔瓦多.达利 (Salvador Dali)

由于某种原因,公众对疯子和天才的关系非常感兴趣。一个广受媒体关注的新研究又掀起了曾经关于界定疯子和天才的辩论热潮。

这项研究显示艺术活动和潜在的精神分裂(schizophrenia)以及抑郁狂躁型忧郁症(bipolar disorder)基因之间的关系。当然,它们之间的联系非常小(艺术活动中基因只能解释1%都不到的变量),而且这个结果不代表如果某人有精神疾病他们就会有创造力(或者有创造力的人就有精神病)。然而,这项结果与其他可靠的研究结果显示一致:精神分裂症频谱和艺术创造力有一定关联 (Kaufman,2014;Kozbelt,2014; Kaufman,2014; Kyaga,2012)。 确实,《自然神经科学》(Nature Neuroscience)附录中的数据显示潜在的精神分裂症基因和音乐、视觉艺术、写作有紧密联系(Kaufman,2015)。

因此确实有某些东西值得我们探索。但那究竟是什么呢?

这一年中,我指导了一个相关研究,这项研究是宾夕法尼亚大学本科生朱丽亚.马斯特斯(Julia Masters)的自主研究课题。*朱丽亚主修心理学,同时她也是一个位视觉艺术家。她想知道不同形式的创造力在不同疾病的频谱表达上的联系有何不同。基于这个目标,我们找了204位参与者完成一项大型的认知和人格(性格)测试系列。我们关注于精神分裂症频谱和自闭症频谱这两种特定的频谱之间的关系 (Raine,2014; Baron-Cohen,2001)。

近的研究从几个不同的角度:基因组学、神经发展、心理学、精神病学和进化生物学中发现,自闭症和精神分裂症中存在部分相同的病源和相反的病因(Kaufman,2011)。朱丽亚和我想知道的是,我们是否可以在非临床环境下有效地区分两种频谱中特别的部分,以及是否这些部分与不同形式的创造力有不同的关联。

我们先假设精神疾病不是通过规定某一范畴而定义的。跳出临床这一小范围,我们看到这些精神疾病(比如精神分裂症、自闭症、情感障碍等)总显示在各个频谱中的某个段位。在一般人群中,很可能把它们归位有自闭或者精神分裂的特点和行为,而非给这些人贴上精神病的标签(实际上我也更倾向于不要给他们贴上精神病的标签,如果可以选择的话)。

所以,我们发现了什么呢?

一开始,我们用因素分析(factor analysis)的统计学方法来简化所有精神分裂症和自闭症频谱的特征,使之成为更易控制的因素系列。用这种方法,我们可以简化所有特征至两种主要的因素。

种因素混合了通常出现于典型的自闭症频谱障碍以及阴性精神分裂症(negative schizotypy)的特征。

? 缺乏社交技能(例:“我并不想自己一个人做事,我也想依靠大家”,“我发现交新朋友很难”)

? 情感受限(例:“我讲话没感情不生动”,“我不太会回应社交礼仪和手势”)

? 无密切友人(例:“我更想一直一个人呆着”,“在社交场合中我更想躲在角落”)

? 缺乏沟通(例:“我经常发现我不知道怎么继续一段对话”,“当我讲的时候我不确定我该什么时候说话”)

? 缺乏注意力转换(例:“我更喜欢用同一种方式一次次得重复做一些事情”, “我经常被一件事物吸引而忽略了其他事物”)

? 过分的社交恐惧(例:“当我需要寒暄的时候我感到非常紧张”,“我觉得在社交场合中有陌生人参与很不舒服”)

? 缺乏想像力(例:“当我读一个故事,我很难想象这些角色长什么样”,“我发现讲故事很难”)。

我们把这个因素称为“自闭/阴性精神分裂(ASD,Autism SpectrumDisorder/ Negative Schizotypy)”。很显然这个因素体现了人际关系上的本质,并且与先前的研究所显示的结果一致:自闭症和精神分裂症间的联系表现在人与人之间关系(Kaufman,2011)。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想像力的标准都涉及到一个特殊的想像力:社会学的想象力(social imagination)。当然,还有其他种类的想象力,比如视觉空间想象(visuo-spacial imagination)。在这个测试中,这类想像力的测量方式很可能取决于脑的默认路系统(Kaufman,2013)。

第二种因素混合了典型“阳性精神分裂(positive schizotypy)”的特征

? 奇怪的信仰或奇幻的思维(例:“你相信心灵感应吗?”,“你体验过占星术吗?看到过未来吗?UFO?超能力?或者第六感?”)

? 疑心病(例:“你是不是有时感到别人在看你?”,“你是不是有时感到广告、橱窗或者周围的东西存在着特殊意义?” )

? 异常的感官体验(例:“你是否曾感到周围有其他人或者其他力量,即使你无法看到他们?”,“当你看到镜子里的你或是别人,你有没有觉得镜子中的脸在眼前变了?”)

? 注意细节(例:“我注意到别人没注意的细节”,“我总是留心所有事物的图案”,“我对数字很着迷”)**

很明显这个因素体现了认知-感知的本质。这个发现和之前的研究结果“由认知-感知主导的机能是区别自闭症频谱和精神分裂症频谱清晰明确的界限”保持一致(Kaufman,2013)。

终,我们发现与自闭症/阴性精神分裂及阳性精神分裂同等相关的分量:

? 奇怪的言论(例:“大家有时很难理解我的话”)

? 古怪反常的行为(例:“大家有时对我不寻常的怪癖和习惯评头论足”)

? 疑心(例:“我很确定别人在背后议论我”)

能肯定的是,言语行为在不同类型的频谱中表现不同:与精神分裂相关的表述方式多表现为言论模糊不明确,但细节详细、有比喻性且过于详尽,而与自闭症相关的表述方式多表现为反常的非语言性交流行为,比如非语言性信号和肢体语言运用损伤(例:眼神交流)。(Kaufman,2011)

如果你对具体因素感兴趣,请参照如下表格:

因素

自闭症/阴性精神分裂

阳性精神分裂

缺乏社交能力

.844

-.068

情感受限

.811

.266

无密切友人

.779

.236

缺乏沟通

.736

.228

缺乏注意力转换

.712

-.072

过分的社交恐惧

.708

.278

缺乏想象力

.592

-.081

奇怪的言论

.576

.580

疑心

.527

.572

古怪反常的行为

.454

.477

注意细节

-.055

.490

奇怪的信仰或奇幻的思维

-.091

.728

参照感

.256

.811

异常的感官体验

.140

.842

就性格而言,阳性精神分裂与患者对个人经历的开放尺度 有关,而自闭症/阴性精神分裂与神经质、内向性、不亲和性,及低心更相关。阳性精神分裂和经验开放性之间的关联性与另一研究结果“过度联想症(apophenia)(即能自发地看到实际上看不到的图案——比如事物之间的联系是无法通过眼睛上看到的,是阳性精神分裂得近义词)和经验开放性之间有很大关系”保持一致Invalid source specified.。基于詹妮弗.葛里麦斯(Jennifer Grimes)的具有争议的假说“内向性和自闭症可以被放在同一频谱上”,自闭症频谱和内向性频谱之间强烈的内在联系非常引人遐想(Grimes, 2010)。

人格

自闭症/阴性精神分裂

阳性精神分裂

情绪稳定性

放弃退出

反复无常

.600**

.624**

.479**

.208**

.178*

.209**

亲和性

同情心

礼貌

-.367**

-.432**

-.158*

.001

.128

-.172*

勤奋努力

有条理

-.350**

-.510**

-.074

-.073

-.117

-.003

外向性

热情热心

自信果断

-.728**

-.685**

-612**

.115

.085

.118

经验开放性

理智

直率

-.412**

-.401**

-.295**

.203**

.022

.313**

现在让我们看下创造性的结果。那些在阳性精神分裂中得分高的人在自我效能、创造性的个体特征,及创造性的自我概念中得分较高。那些在自闭症/阴性精神分裂中得分高的人则得分相反。从这个数据来看,显然有自闭类特质的人不认为他们自己特别有创造性。创造性对于那些有精神分裂特质的人并不是主要的。

创造性的个性

自闭症/阴性精神分裂

阳性精神分裂

创造性的自我效能

-.454**

.169*

创造性的个体特征

-.373**

.186**

创造性的自我概念

-.443**

.187**

另外,阳性精神分裂与艺术工作正相关,然而自闭症/阴性精神分裂与艺术工作负相关。因此,那些出现在自闭症频谱上的特征与出现在精神分裂症频谱上的特征相比,似乎艺术活动无关。这项结果与上文提到的遗传学研究“精神分裂症的基因和艺术活动有深刻的关系”保持一致 (Power, 2015)。

基于多巴胺在认知探究过程中的作用,这些研究告诉我连接精神分裂和艺术创造力的是影响多巴胺分泌及功能的基因 (DeYoung,2013)。显然多巴胺的分泌需要恰到好处,太少或太多的多巴胺分泌都有害于创造力的产出 (DeYoung,2013) 。艺术创造力就是适合于那些一直高度集中、需要一个出口去探究很多想法、宣泄情感、抒发情绪的人。这也许解释了我们所看到的抑郁狂躁型忧郁症与创造力之间的关系:轻度狂躁和想法产出正相关,且都具有多巴胺分泌 (Kaufman,2014;Furnham,2007; Flaherty,2005)。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影响创造力形式的仅是艺术的多样性。实际上,这些研究太关注在艺术创造力上也许不幸将真正重要的影响其他领域(如生物、物理、数学、商业、人道领域)的其他形式的创造力忽略了。***

当然,这些只是大趋势。许多在自闭症频谱中得分高的艺术爱好者,以及很多人在精神分裂症频谱中得分高且喜欢科学。此外,也有人可能在两种频谱中得分都异常高。确实,这些个体也许在所有领域都很高——关注细节、物品狂热、不合群、想像力,以及注意力转换能力。很多天才——包括爱因斯坦、莫扎特、牛顿、达尔文,还有米开朗基罗——都可能跨越频谱线,并表现出出所有特质。

所以,是的,有创造力的人们都有着零乱的想法和思维 (Kaufman,2014)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有精神疾病。

版权归Scott Barry Kaufman所有

*你可以在此下载朱莉娅的板报

**很容易想象 一个有强烈精神分裂类特质的人和一个有自闭类特质的人因为完全不同的理由赞同关注同一某件事物!在精神分裂症频谱中得分高的人也许同样会关注数字的重要性,因为他们看到事物之间神秘的数字命理学上的联系,而那些在自闭症频谱中得分高的人也许是对数字和图像在数学意义和结构上非常着迷。

***有趣的是,在我们的样本中自闭症频谱和科学创造力并没有关联。我们基于之前的研究预计这个结论,

精神分裂症患者自闭症患者的创造力

是因为我们的样本缺失导致的(比如,或许样本不具备一定资历在科学领域中获得更高的成就)。

图片版权:istockphoto,flickr,flickr, andgrowing pains of a teenage genius

斯科特.巴里.考夫曼(Scott Barry Kaufman)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积极心理学中心想象力研究所的科学主管。Twitter粉传送门:@sbkaufman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科学美国人》。

相关文献:

Baron-Cohen, S. (2001, 12). Take The AQ Test. Retrieved 6 15, 2015, from WIRED:

《自闭症频谱测试》

DeYoung, C. G. (2011, 12 16). From madness to genius: The Openness/Intellect trait domain as a paradoxical simplex. Retrieved 6 15, 2015, from Journal of Research in Personality: ... O-I_simplex_f

《从疯子到天才:开放性/理智主导作为矛盾的单一结构》

DeYoung, C. (2013, 11 14). The neuromodulator of exploration: A unifying theory of the role of dopamine in personality. Retrieved 6 15, 2015, from frontiers in Human Neuroscience:

《探究神经调制:一个多巴胺在人格中的作用的统一理论》

Flaherty, A. (2005, 10 27). Frontotemporal and Dopaminergic Control of Idea Generation and Creative Drive. Retrieved 6 15, 2015, from Wiley Online Library:

《前颞和多巴胺能就想法产生和驱使创造力上的控制》

Furnham, A. B. (2007, 5 6). Personality, hypomania, intelligence and creativity. Retrieved 6 15, 2015, from ELSEVIER: ... f

《人格、轻度躁狂、智力和创造力》

Grimes, J. (2010, Spring Term). Introversion and Autism: A Conceptual Exploration of the Placement of Introversion on the Autism Spectrum. Retrieved 6 15, 2015, from University of Central Florida:

《内向性和自闭症:内向性在自闭症频谱上位置的概念研究》

Kaufman, S. B. (2011, 8 17). A Call for New Measures of Asperger s and Schizotypy. Retrieved 6 15, 2015, from Scientific American:. ... ers-and-schizotypy/

《艾斯伯格症候群和精神分裂症型新测量法》

Kaufman, S. B.(2013, 11 25). Openness to Experience and Creative Achievement. Retrieved 6 15, 2015, from Scientific American:. ... eative-achievement/

《经验开放性和创造力实现》

Kaufman, S. B. (2014, 11 3). Creativity and schizophrenia spectrum disorders across the arts and sciences.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

Kaufman, S. (n.d.). Supplementary Tables. Retrieved from Scott Barry Kaufman: ... 5/06/f

《艺术和科学中的创造力和精神分裂症频》

Kaufman, S. B(2014, 12 24). The Messy Minds of Creative People. Retrieved 6 15, 2015, from Scientific American:. ... of-creative-people/

《凌乱的创造力》中译:

Kaufman, S. B(2014, 9 15). The Real Link Between the Psychopathology Spectrum and the Creativity Spectrum. Retrieved 6 15, 2015, from Scientific American:. ... ogy-and-creativity/

《精神病理学频谱和创造力频谱的联系》

Kaufman, S. (2013, 8 19). The Real Neuroscience of Creativity. Retrieved 6 15, 2015, from Scientific American:. ... ence-of-creativity/

《创造力的神经科学》中译:

Kozbelt, A. K. (2014, 4 4). The evolutionary genetics of the creativity–psychosis connection. Retrieved 6 14, 2015, from Scott Barry Kaufman: ... f

《进化遗传学-创造力和精神病的关系》

Kyaga, S. L. (2012, 7 12). Mental illness, suicide and creativity: 40-Year prospective total population study. Retrieved 6 15, 2015, from ELSEVIER: ... f

《精神疾病,自杀和创造力:未来40年人口总数研究》

Power, R. S. (2015, 6 8). Polygenic risk scores for schizophrenia and bipolar disorder predict creativity. Retrieved 6 15, 2015, from nature neuroscience: ... f

《以精神分裂症和抑郁狂躁型忧郁症的多基因风险记分来预测创造力》

Raine, A. (2014, 4 27). The SPQ: A Scale for the Assessment of Schizotypal Personality Based on DSM-III-R Criteria. Retrieved 6 15, 2015, from 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 ... 5 rep=rep1 type=pdf

精神分裂症频谱

翻译:焦亦卉Cece 审校:梁诺

原文地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