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陈可辛北京工作室的空间美学图服装人物

2019/06/26 来源:永州信息港

导读

陈可辛:北京工作室的空间美学(图)服装人物2008 年,因为拍摄电影《如果爱》,陈可辛的工作重心从香港台湾转移到北京。他的北京工作室的前

  陈可辛:北京工作室的空间美学(图)服装人物

  2008 年,因为拍摄电影《如果爱》,陈可辛的工作重心从香港台湾转移到北京。他的北京工作室的前身是一个废弃工厂。经过设计师与导演的一番改造,工作室变成了一个工业感和时尚感兼备的地方,赵薇就曾在此拍摄时装大片 陈可辛办公室一角,色调暗沉却很有质感,家具绝大多数都是淘来的旧货,他觉得名牌家具贵得离谱,解决的办法就是淘。设计师在这些淘来的家具的基础上,设计空间,让家具能够和谐共处 陈可辛的办公室被回收的老地板包裹,成为一个独立的空间,办公桌是设计师古奇自己的作品。北京工作室的装修是有史以来陈可辛放手多的一次。遇到古奇之前,陈可辛所有的工作室都是自己设计,自己画草图,自己买家具,甚至连杯子都是自己去买的,而且要求每个都不一样。他去买家具,既不肯降低审美,又不能太贵,费时费力 二手货,搭在一起却很好看 二手货 二手椅子 工作室的会客区,桌椅、地图、半透明的绿色玻璃,都很有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感觉 工作室的员工也沾染了老板的文艺气质。陈可辛在北京、香港和台湾各有一个工作室,加起来五六十号人,每个月都要给他们发工资虽然很吃力,但陈可辛知道,如果不这样,自己做导演会很“孙子”,非常没有话语权。“所以我知道多辛苦都得做,让我能在这个圈里站起来,自成一国,不用依附于别的投资方,或者别的势力。” 工作室里的生活吧台,备有咖啡壶、茶壶以及简单的炊具,工作人员和客人在这里喝茶喝咖啡,是一种人性化的表现。屋顶上暴露的管道和悬挂的工厂大灯,都是陈可辛喜欢的工业时代风格。同样,这样的风格在他的电影《中国先生》里也展现无遗 人偶、衣架、档案柜、书桌,都是二手货,搭在一起却很好看 作为电影导演,陈可辛习惯了每一句电影宣传词都仔细推敲,因为每一张海报、每一句广告、每一部宣传片都是他电影气质和美学的延伸。对于工作室的装修也是如此,他曾经坚持不找设计师,直到遇见一位 100% 理解他好恶的设计师。经历过艰苦的留学生活,经历过香港的经济腾飞,可陈可辛的趣味始终停留在上个世纪的工业感觉。陈可辛的北京工作室,既有工业时代的怀旧感,又有现代简洁风。而这样的空间美学,跟他的电影和个人情怀惊人一致。 北京东四环边, 一座旧工厂矮楼改造而成的 LOFT,既是香港导演陈可辛的工作室,也是时尚圈的新宠。 在这里,赵薇曾经拖拽着长裙,躺在半旧的黄褐色牛皮沙发上,时不时变换各种造型,为时尚杂志拍照。旁边是工作室的日常工作人员,他们照旧工作,看电脑、喝茶、聊天、走来走去。 可以换衣服的私密之处,是导演陈可辛的办公室。赵薇每次需要进去换衣服的时候,都要在门口示意,等着里面的人出来,她才能迅速冲进去。几分钟后,再千娇百媚地走出来。 整个 500 多平米的办公空间里,有上个世纪工厂区常见的大灯、破旧的档案桌、各地淘来的旧椅子、古董衣冠镜、斑驳的地面、黑板、包绿边的玻璃……同时这个全开放式的空间里,有吧台、咖啡机、档案区、电脑;怀旧工业时代产物和现代的简洁,在这里随意叠加。 但凡踏入这里的人都会认同,这里跟陈可辛的电影一样,和他本人的时代审美趣味保持着惊人的一致。 “没有一把椅子相同”就是美 多年前,去过陈可辛香港工作室。那时,工作人员呆在尖沙咀黄金地段的半山,陈可辛还没感觉到租金压力,没打算把公司搬到更偏远的郊区,被戏为“城中富豪”。 会议室里,十几位媒体同行围坐在一起,七嘴八舌。居然发现,每个人手里的水杯都长相各异:有的卡通,有的长鼻子,有的素雅,有的艳丽,风格迥异。“那个时代,我连杯子都是自己去买的,而且要求必须每一个都不一样。”陈可辛说。 作为导演,陈可辛时常跟自己较劲,有时候为了电影海报的一句宣传词跟工作人员商量大半天。这么多年来,每一张电影海报他都收藏着,因为每一张海报、每一条广告、每一条预告、每一个宣传片,都是他的电影气质和美学的延伸。这样一个如此忠实于自己趣味的人,每一次办公室装修都非常费劲。他是个苛刻的自我主义者,每一个细节都希望有自己的气质体现。他固执地认为,美学是非常主观的。他很少找设计师,因为基本没有设计师明白他要什么。 陈可辛喜欢的设计风格从来都没变过。这个 1960 年代出生的香港人,18 岁去了美国读书,做过穷留学生,到处淘旧货。见证了香港 1970、1980 年代的经济腾飞。而他的喜好就停留在上个世纪的工业感觉。 过去,办公室里的任何物品都是他亲自布置的。他要去买家具,既不肯降低审美,又不能太贵。到全世界任何地方,他喜欢收集两样东西:一是灯,二是椅子。他在香港办公室的椅子是收集了差不多 20 年的成果,而且每一张椅子都不一样,有的是拍戏时留下的,有的是从不同的国家带回来的。 陈可辛认为,不同的椅子在一起,其实就是一种很好看的混搭。“在老店里淘东西,现在说得好听点叫古董店,其实就是卖破烂的地方。”陈可辛 1980 年代初留学美国,那时候是苦学生,没什么钱,那里有扔掉不用的东西,自己捡回来放在一起,结果放着放着就发现,变成了另外一种美学。淘东西,也就变成了一种习惯。 回国后,陈可辛成了着名导演,走南闯北,但是他的品位一直都没有离开这种美学。那怕现在已经不愁钱了,他照旧不喜欢买名牌,在他看来,名牌家具贵得离谱,太浪费,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仍旧是淘。 2008 年拍电影《如果爱》,陈可辛的电影业务重心从香港、台湾,转移到北京。将香港工作室搬离尖沙咀之后,陈可辛的北京工作室开张,个选址是在万达广场附近。工作室的设计图是陈可辛自己动手画的,家具也是他自己选的。因为没有钱去买原装的意大利家具,他就跑了好几趟香河家具城,找类似感觉的家具,价格却便宜很多。 2010 年,工作室搬到郎园。可惜的是,曾经花时间淘来的家具,在工作室变更后,绝大多数都被扔进了仓库。这一次,陈可辛找到了年轻设计师高古奇,这是他有史以来搬公司不折腾的一次。 “ 这几年有了小孩子之后,我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以前那么较劲了,开始看开一点了。”陈可辛解释说。 陈可辛提供了一些概念、一些照片、一些自己喜欢的物品给设计师看,剩下的事情基本上都是设计师来掌控。这是他从没试过的事情,但这位设计师给出的东西,从家具到设计,甚至细化到玻璃的材质,陈可辛都很喜欢,100% 符合导演的美学。陈可辛次遇到这么懂自己的设计师,半年以后,他把香港工作室的装修也交给了这位设计师。 设计师按照陈可辛的标准淘了很多老东西,比如很原始的风扇、档案柜、大灯罩、穿衣镜、人偶……这些东西看上去很残破,但是经过设计师陈列摆放之后,变得非常好看。然后,设计师在这些老东西、老家具的基础上,设计空间,让家具能够融合共处。 设计师自己也设计家具,陈可辛用的那张办公桌就出自设计师之手,风格很简单,木纹和老物件很搭配。 陈可辛办公桌前有一盏落地灯,充满粗粝的工业时代气息,也出自设计师之手。陈可辛很喜欢这种风格的灯, 在店里看到过很多次,但是都觉得价格太贵,一直犹豫着没有入手。设计师干脆自己做了一个出来。工作室的中央,是一个全皮旧沙发,这也是设计师自己做的,磨砂旧牛皮填充了鹅绒垫,在 1.2 万的预算之内搞定。 陈可辛在这样的环境中待了大半年,始终觉得不太对劲,怀疑自己是不是为了美学有点过头了?原来的天花板完全是旧工厂留下的残迹,斑驳破旧;地板干脆都是碎石,没有重新铺过;墙角的柱子半截都已经发霉变绿……美学是为了让他感觉舒服,但凡有一点点不舒服的地方,他都很难说服自己。一年之后,他终坚持不下去,宣布大家停工 1 个月,把墙、天花板刷一遍,弄得干净一点。 “这毕竟是公司,不是家,尤其是剧组回来的时候,东西乱放,整个工作室就很难打理,原来的美感就没有了,不是刻意为之,是真的变成了破烂。”装修之后,墙涂白了,地上涂了灰色,让人感觉整洁了许多。 喜欢的东西都是一路的 陈可辛非常喜欢美国设计师伊姆斯夫妇的作品,特别是其中一款设计于 1950 年代的办公椅。但是这把椅子在国内的售价至少 1.5 万,陈可辛觉得贵得离谱。他照着原样,在东莞一家家找,看了大量赝品,什么地方应该宽,什么地方应该窄,早就研究得一清二楚。终挑到了现在这一把,看上去和真的一模一样,卖的人说是原装的,但价格只有的 1/3。陈可辛一口气预订了好多把。 大导演用高仿椅,听起来不太合适,但陈可辛却觉得很正常,这是生活态度的一种。但是当这张椅子出现自己的电影中时,却是另外一回事。 《中国先生》是陈可辛正在拍摄的一部戏。电影以内地培训机构新东方的发展为原型,讲述上世纪 80 年代几个受精英教育的年轻人的创业励志故事。其中有一场在美国打官司的戏,是影片中为厚重的一场戏,贯穿影片始终。几位男主角被告必须去美国用英文自辩,跟律师打官司。陈可辛认为,原告是当时美国的律师事务所,他们要告这几个年轻人,现场的椅子必须是要用伊姆斯的,假的怎么可以? 制片组只找到纽约一个空的写字楼作为拍摄场地,里面的陈设完全要自己来弄。剧组在纽约找的合作伙伴也是独立电影制作团队,团队里的美术指导经验不足,陈可辛只能拿出照片,告诉美术指导一定要用伊姆斯的这种椅子,结果运到现场的椅子只有一张是符合要求的,其他都不对。“如果就这样拍出来,肯定会被人笑话。他们说看不出来,但是一定有人看得出来。” 上一页12下一页

薏芽健脾凝胶吃法
宝宝健脾助消化吃什么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用量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