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骄婿第一百五十四章宫宴

2020/01/29 来源:永州信息港

导读

骄婿 第一百五十四章 宫宴“哪里。皇上已经命人缉了唐风,底下的人办事不利,反倒带累了武略侯夫人与七姑娘受苦。那起子奴才也着实该死。”

骄婿 第一百五十四章 宫宴

“哪里。皇上已经命人缉了唐风,底下的人办事不利,反倒带累了武略侯夫人与七姑娘受苦。那起子奴才也着实该死。”

这么说来,萧错已经在皇帝面前进言了?

宋氏等人忙向宫墙方向行礼,“皇上圣断!”

再度请苏云权吃茶。

苏云权婉拒:“宫中宴席场面正炙,奴婢是奉皇上的吩咐,来接七姑娘入宫去的。”

傅萦闻言眉头一挑。

什么意思?宴会如火如荼之际,皇帝身边的太监总管亲自出宫来接她进宫?

“苏公公,”傅萦笑道:“宫中的宴会场面盛大,小女子见识鄙陋,又如何能登大雅之堂。”

“姑娘得天独厚,往后好日子还在后头,何不对自己自信一些?况且皇上口谕,姑娘总不好抗旨吧。”苏云权便朝着后头的一行宫人中使了个眼色。

立即有宫人捧着衣裳妆奁到了近前。

“还不伺候七姑娘更衣。”

“是。”

傅萦无奈之下,被宫女太监等人簇拥着进了一间厢房。苏云权竟也不去吃茶,就站在门前立等,似见宋氏满脸担忧,笑着道:“武略侯夫人不必担忧,令爱是有福之人,必定厚福绵长,且东盛国今后的国运说不得也要牵系在她的身上,皇上听皇后与长公主殿下说起七姑娘品性容貌,宴会上就觉好奇,想见见七姑娘罢了。”

这话说来鬼才信好么!

宋氏联系方才发生的事,猜测皇帝必然是瞧出萧错看上她家姑娘,想趁着宴会之际让傅萦去露个脸,一则是皇帝也没见过傅萦,正好认识认识,二则也可以当面看看萧错是什么表现。才刚萧错演戏,李大人一行是看见了,可凭方才李大人一面之词,皇帝也不好立即相信了。

“公公的意思我明白了,只是如今我们母女尚在守制之中……”

“武略侯夫人多虑了。奴婢来时已考虑的妥当,且七姑娘入宫只是稍坐,算不得参加宴会歌舞,也不算逾了规矩。”

苏云权都这样说。宋氏终究不敢再多言了。只不过她还是担忧,毕竟女儿年纪尚小,又从未见过那等世面,万一一步行差就错犯了天家的忌讳反倒不好。

可是时间紧迫,她怕也没有时间可以叮嘱傅萦几句。

正如此想着。厢房门吱嘎一声被推开,宫人鱼贯而出是,到最后走出个身着月牙白束腰纱裙的小美人来。

宋氏对自家女儿的容貌从来都是有自信的,傅刚生的俊美,她自己也不差,傅萦随了父母的容貌自然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痞子,只不过她年纪尚小还不曾长开,尚显稚气罢了。

如今第一次见自家女儿如此一打扮,宋氏都禁不止愣住了,但是脂粉便将她容貌修饰的精致如画令人瞧得移不开眼。

苏云权满意的很。笑道:“七姑娘如此甚好,这就随奴婢去吧。”

傅萦微笑点头。那笑容晃得苏公公这样见多识广的老人儿都有一瞬慌神儿。

漂亮好啊,漂亮点儿最好将湘亲王也迷住,两国才好继续商议事儿啊。

八宝琉璃锦幄流苏马车在宫人的簇拥下缓缓离开侯府。

宋氏蹙眉道:“这丫头就这样被人打扮妥当带走,我怎么总觉得怪怪的。”说是奇怪,也说不出是哪里奇怪,总有一种女儿要被人抢走了,自己还得帮忙打包行李笑脸相送的感觉。

马车中的傅萦低头把玩着挂在腰上的白玉九龙佩,凝眉想着稍后入宫需得注意的,时间过的也快。回神之际马车已驶入宫门,她又被苏云权安排换乘了轻便小巧的油壁车。

晚宴摆在御花园后的华宇殿,除皇帝、皇后、长公主夫妇和礼部尚书李大人作陪之外,但凡朝中三品以上京官以及家眷以及皇帝的七位皇子。都携家眷到场助兴,朝中也是除了除夕和中秋大宴之外,第一次办如此规模的宴会。

皇帝年逾六十,已是须发花白,发福的身子在明黄龙袍包裹下显得极为敦实,端坐在主位。皇后一身正红大妆陪在后方,稍次便是萧错的席位,就连太子和皇子们的位置都要偏后一些。大臣们无论平日多么呼风唤雨,家眷们不论寻常时候多么眼高于顶,这会儿也只是陪衬。

水晶帘后乐师演奏典雅的音乐,八宝琉璃灯将金碧辉煌的阁楼照的满室明亮,纱帘遮挡住门窗,不但遮挡了飞虫,更将窗外的夜色铺上一层迷离光晕,红衣舞姬于殿中起舞旋转,腰肢柔软,肌肤赛雪,裙摆像是绽放的红花,与大红花团锦簇地毡相映生辉,直将众人看的痴迷有之,喝彩有之。

苏云权进了侧门,上了御阶到皇帝身侧耳语几句。皇帝便点了头。

萧错原本歌舞看的昏昏欲睡,见状也来了精神。

苏云权挥手罢了歌舞,乐声渐弱停止,舞姬行礼退下。内侍特有的沙哑柔软嗓音高声唱道:“宣武略侯嫡女觐见。”

殿内之人皆往门前看去。就见窈窕少女自大敞宫门款款而来,一袭白衣,纤尘不染,行走间颇有临风御水仙姿盈盈之态,金碧辉煌的大殿与穿红着锦的人们不但没有抢走她的光华,反倒成了陪衬。

行至近前,只见其肌肤凝脂、丹唇小巧、眉目精致眼波清澈,容姿秾丽却又纯洁讨喜,竟如画中的小仙女一般。皇帝一生阅美无数,一见便知再过几载,此女还不定会出挑成如何祸国殃民的容貌。在偷眼去看湘亲王,见那青年已看的痴了,心里一松,便有了计较。

“臣女傅萦,参见皇上、皇后娘娘。”傅萦依从前许华姑姑教导过的行了大礼。

皇帝抬手:“免礼。”

“谢皇上。”傅萦站起身,娴静端庄。

皇后笑道:“皇上,这就是臣妾与您说起的武略侯嫡女,‘乌涟’就是赐予她了。”

“哦?武略侯满门忠烈,将门之女果真名不虚传。”皇帝微笑看向萧错:“湘亲王,觉得如何啊?”

傅萦抿唇,心下腹诽皇帝怎么摆出一副“倒卖人口”的嘴脸来。

萧错笑道:“东盛国人杰地灵,山明水秀,自然养的出如此精致漂亮的人。”

在场之人便都明白了。

一个男子当众夸赞一个女子容貌,且无所忌讳,这就是有戏啊!(未完待续。)

重庆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西安市华山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西安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雅安妇科治疗费用
苏州白斑医院哪家最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