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脑洞大爆炸第五百九十二章没人能在我的BG

2020/05/22 来源:永州信息港

导读

脑洞大爆炸 第五百九十二章 没人能在我的BGM里打败我白歌是故意让科斯莫判断替死令就算能庇护自己一时,也庇护不了一世。如果真让科斯

脑洞大爆炸 第五百九十二章 没人能在我的BGM里打败我

白歌是故意让科斯莫判断替死令就算能庇护自己一时,也庇护不了一世。

如果真让科斯莫认为替死令有兆兆亿亿次替死,不仅不真实,反而达不到白歌要的效果。

毕竟这是唬人的收容物,既然是为了神剑不伤效果打掩护,那就决不能盖过神剑的风头。

若是科斯莫觉得白歌有替死令,杀不死他了,反倒不妙。

现在这种随便打打就能杀死白歌的心态,便会被打破。

到时候,为了杀死立于不败之地的白歌,科斯莫就会动脑子,就会去用别的方法了。

白歌从头到尾,都在引导科斯莫,科斯莫所走的每一步,都是他想要科斯莫走的。

留给科斯莫的路,既不能太简单,也不能太复杂。

现在这样,让科斯莫觉得白歌只是在依赖收容物,强行苟活,把替死令的次数耗光,白歌也就死定了。

正是刚刚好,科斯莫是一定不会怀疑到神剑头上去的。

神剑的不杀效应是绝对绝对的,没有比这更稳的策略了。

五天后。

科斯莫不断地绞杀白歌,足足灭了白歌和社二十万条“命”。

两边被拖入了对耗的局势,一边耗时间,一边被耗命。

科斯莫总是随手一剑,便会有浩瀚剑气在创世地块中回荡不息。

白歌就在这攻击下,疯狂消耗着替死令。

起初科斯莫还很兴奋,因为手握神剑的滋味太爽了,让他体会到真实无虚的强者感觉。

而且追砍白歌,随意绞杀这曾耍弄他的强者,这种事本身也是很有意思的。

看着白歌的替死令不断被消耗,神色越发难看。

科斯莫就觉得尽在掌握,白歌就算老谋深算,这局势也是没有办法破解的。

砍完一天,科斯莫还要休息一会,不是身体累,而是心累。

顺带用摄影机拍摄一番,记录下白歌和社的表情。

随后继续绞杀,势要耗尽白歌所有的命不可。

可是,随着时间推移,科斯莫还是感觉到不对了。

五天了,白歌到底有多少替死额度?二十多万条命没了,还要多久才能杀死白歌?

“奇怪,难道我想错了?”科斯莫开始思考,他的神色就算隐藏,也瞒不过白歌。

白歌见状,自然不会让他自由思考,必须得在自己引导下思考。

于是急忙说道:“科斯莫,我说了,我的生命无穷无尽。”

科斯莫再次被打断思路。

白歌继续说道:“我们都立于不败之地,耗下去有意思吗?谈谈吧。”

科斯莫眉头一皱,和白歌谈谈?这件事让科斯莫本能地排斥。

之前可是被白歌耍弄过几次,他当时就想,绝对不能和对方拼心计,必须拼硬实力,堂堂正正地碾压死对方。

绝对不可以给对方喘息之机,谈谈?怕是被卖了都不知道。

有什么好谈的?明明之前还训得自己狗血淋头,说什么和平解决问题只是手段,而非目的,围三阙一什么的。

白歌这个时候提出谈谈,前后矛盾,莫非正是到了极限,不剩几条命了?

科斯莫冷笑道:“谈?抱歉,我不谈。”

白歌见他这反应,就知道成了。白歌若真想谈,会直接提出内容。

可他却只说谈谈吧,给出了是非选择,便是算定科斯莫不敢谈。

只见白歌面色不变道:“这是最后的机会,不是我的机会,而是你的。”

科斯莫眉头一皱,忍住了没问,果断一剑荡去。

见他不理不睬,社在白歌背后一脸焦急。

“轰!”浩荡的剑气轰中白歌,却听到暴乱涡流之中,一阵激昂的旋律响彻次元。

那旋律在这虚无中凭空响起,纵然没有传播途径,所有人也是强行听得到。

科斯莫悚然已经,不明所以。

毫无疑问,这回不是假收容物了,而是典型的收容物效果。

但它到底还有什么效果……科斯莫却一无所知。

只觉得光这出现的阵势,就绝不简单!

这可是连宇宙都毁灭的虚无,创世地块里,响彻这样激昂、动人的旋律,科斯莫不由得不去琢磨这收容物的特性。

只见白歌伸手从额头一点,取出了一枚不是纸张,而是令牌般的替死令。

随手一送,便没入了社的眉心。

“连替死令都不用了?果然,他还有底牌。”科斯莫回想白歌说的话‘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不是我的,而是你的’,顿时意识到,白歌还有拼命的手段。

之前的时候,白歌还和社配合,直接对话提出底牌二字。

但这决不能用第二次,这回,白歌必须让他自己去怀疑白歌还有底牌才行。

而底牌会是什么呢?一定是收容物,于是,白歌就可以很顺理成章地再次‘伪造’出一种收容物来。

用的道具,也是新的,那就是本命BGM。

这是真正的收容物,只是它的效果隐藏至深,不会表现出来,任由白歌编造。

正是开局一首歌,剩下全靠秀。

“科斯莫,没人能在我的BGM里打败我。”白歌神秘地笑道。

科斯莫也不是傻子,他肯定不信白歌会有这种收容物,效果一定是有所夸大,可他不知道具体如何。

“噗!”白歌在激昂的音乐下,抬手直接挡住了科斯莫一剑。

当然,光是冲击力,还是把白歌直接炸飞了。

只见白歌狼狈不堪地趴在远处,身上血痕遍布,甚至格挡神剑的右手血肉模糊,已经齐肘消失,腰肋处还有波及的凄惨伤势,整个人几乎要被拦腰截断,内脏都流出来了,只剩一层血皮连接。

“嗯?没什么用嘛……”科斯莫看到白歌还是如之前那样,被打个半死,顿时奇怪这BGM的效果。

“不可能,一定是有所用处的,否则他不可能放弃替死令,而开启这件收容物。”科斯莫思索着。

科斯莫不给白歌喘息的机会,追上来再次砍中白歌。

然而这回,白歌虽然又被轰飞,却又挂着诡异地笑容站起来。

他竟是没再受伤,身上只有第一剑的伤势,仿佛第二剑完全失效了一般。

“什么!无效了?”科斯莫暗道中计了。

他念头急转,还是想到了一种可能。白歌去掉替死令来使用BGM的行为,给了他提示。

为什么要去掉替死令?两个收容物一起用不行吗?

科斯莫想到,如果BGM这件收容物的效果,必须白歌先受伤一次呢?或者说必须先承受一次伤害呢?

先承受一次伤害,然后同样的伤害无效化,这就说得通了。

“可恶,竟然有这么强的收容物,早怎么不用?这个BGM的效果,貌似是‘绝对不会被同一招打败’!”

“那我无论用什么招数,都必须一击必杀才行。”

正当科斯莫开放更强的力量,想收剑用拳头时,白歌却主动冲上来攻击科斯莫。

科斯莫随手一剑想轰开白歌,毕竟虽然无效化,但光是剑威打飞白歌还是没问题的。

怎料,白歌中了这一剑,却狂喷一口血,整个人再次受到惨烈的伤害,比第一剑还重。

“咦?”科斯莫错愕。

同样一剑,为什么又受伤了?好像不是‘绝对不会被同一招打败’。

白歌眉头微皱,不依不饶地上来和科斯莫拼命。

科斯莫对BGM的特性极为好奇,也完全不虚白歌,毕竟白歌根本伤不了他。

“噗!”有效。

“铛!”无效。

“铛!”还是无效。

“没规律吗?”科斯莫暗想。

他与白歌对拼几次,偶尔能重伤白歌,偶尔又完全无效。

足足十几次后,他猛然反应过来:“明白了,每一剑都必须比上一剑威力更大才行!否则就会免疫。”

他发现,白歌在BGM下,所受到的最大伤害,会成为一个判定值,低于过去所受最大伤害的攻击,直接免疫,高于的才能伤害到他。

“噗!”

科斯莫连续几剑,都把白歌砍得濒死,正是科斯莫掌握诀窍,试探着每次只多开放一点。

果然,每一次白歌都被重创。

“你……”白歌皱眉。

科斯莫笑道:“我已经看穿了呢,白歌。”

白歌和社尽皆皱眉沉默,心里却道:“他终于看穿了吗……”

“白歌,我差点以为他要扔掉剑了呢……”

“没事,不真正看穿是剑的问题,他是不会弃剑的。”

科斯莫在白歌的误导下,始终没想到是剑本身无法伤害白歌。

以至于白歌所有的伤势,都是他自己给自己弄的,自然是想伤成怎样,就伤成怎样,想免疫,就免疫。

白歌正是笃定,科斯莫一定会中圈套。

此时,科斯莫也在想着:“难怪这个底牌他不敢早用,还浪费那么多替死令。稍有不慎,就会死啊,我还没用的力量太多了,他的BGM对别的情况有用,对我这种敌人,却是毫无意义的。”

“一击解决他吧!”

与此同时,却不料白歌和社也都在期待着:一击解决我们吧!

白歌之所以要把BGM误导成这种效果,便是在引导科斯莫一步步使用更多的力量,开放更多的身体。

只要科斯莫开放身体,信息覆盖是可以杀死他的。

但是,想让科斯莫开放出致命的地方,是绝不可能的,痴人说梦。

所以白歌引导的目的,并非杀死科斯莫,而仅仅只是让科斯莫尽可能多地开放不致命的地方。

随着科斯莫要使用的力量越来越多,最后就会有些不致命,但又很重要的地方被开放。

比如手……

社与白歌心灵沟通道:“最好是左手。”

“不,最好是握神剑的那只右手。”白歌神秘道。

“你确定?”社有些惊讶。

白歌却非常笃定道:“我确定。”

……

经期延长量少有血块
日照癫痫病医院
血糖仪什么牌子最好
新乡白癜风医院
抚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河源治疗白癜风医院
阳泉白癜风
洛阳治疗白癜风方法
标签

上一页:欲与偕老闺中愿

下一页:游戏-攻略_19003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