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宋神宗的儿子介绍宋神宗的八个儿子是怎么死

2018-07-07 16:25:45

宋神宗的儿子介绍 宋神宗的八个儿子是怎么死的?

宋神宗,在位期间,励精图治,锐意改革,惜壮志未酬,殁于元丰八年,享年三十八岁。育14子,10女.

长子——赵佾,早殇,封成王(年龄在20多后病故《有推测成分》)

次子——赵仅,早殇,封惠王(189岁时候病故;有推测成分)

三子——赵俊,早殇,封唐哀献王(67夭折有推测成分)

四子——赵伸,早殇,封褒王(十几岁病故有推测成分)

五子——赵僩,早殇,封冀王(我也不知道,可能刚出生不久就死了吧)

六子——赵煦,宋哲宗,母钦成皇后朱氏(元符三年(1100年)1月病逝于汴京(今河南开封)。)

七子——赵价,早殇,封豫悼惠王(我也不知道,大概刚出生不久就死了吧)

八子——赵倜,早殇,封徐冲惠王(可能刚出生不久就死了吧)

九子——赵佖,吴荣穆王,母惠穆贤妃武氏(一身低调和气,崇宁五年(1106)去世,赠太师、尚书令兼中书令、冀州牧、韩王手机打鱼
。)

十子——赵伟,早殇,封早殇仪王(67夭折有推测成分)

十一子——赵佶,宋徽宗,母钦慈皇后陈氏(《宋史·本纪第二十二·徽宗四》的记载是“(“靖康耻”后)金人胁帝北行。绍兴五年四月甲子(1135年04.01)),崩于五国城,年五十有四。”没有说明死因。)

十二子——赵俣,封燕王,母贤妃林氏(燕王为金人胁而北行,北行至庆源境上,饿死。其妾2人入洗衣院。儿媳4人、女儿及孙女6人中,只有女儿赵飞燕被封为次妃蒸汽锅炉厂家
,其余下落不明。其妻死于何年不知。)

十三子——赵似,宋哲宗的同母弟弟,封楚荣宪王黄江进口美规版水车
,母钦成皇后朱氏(赵似的身份上说法很乱有说楚荣宪王、蔡王、简王、还有陈王的,,后查《,《宋史》卷246《神宗子楚荣宪王似传》》,得“蔡王赵似为神宗第十三子、徽宗异母弟,生于元丰六年(1083)十二月,与哲宗均为神宗朱氏所生,年龄与徽宗相差不到一岁。他在哲宗时,初封简王;徽宗即位,徙封蔡王;死后,改封楚王,谥荣宪。”因政治打击,落魄失意,放纵酒色,于崇宁五年三月(1106),蔡王死去,年24岁。{哲宗晏驾,无嗣,宰相章敦认为应照嫡庶礼法,当立哲宗同母弟简王赵似。简王赵似虽然是哲宗同母弟弟,但排名在赵佶之后,人缘也一般(不像赵佶那样会讨好太后),幼时患有目疾,一只眼睛瞎了,向太后以此不同意。后徽宗继位,杀其护随。})

十四子——赵偲,封越王,母贤妃林(越王赵偲,因北上乏食,越王与其妻殁于韩州(1126年);(妾2,1殁于燕山御寨,1殁于洗衣院;儿媳6人,女儿3人,孙女1人,其中女儿檀香入宫为夫人,儿媳陈艳入兀术寨,其余下落不明。)其遭遇与燕王略同。)

楼主,难为我了,我把《宋史》(列传第五宗室三)给你吧,不是我不说,而是它没记,我只能推,根据一些小说推。不准确也没法了聚氨酯复合板

列传第五宗室三:

“神宗十四子:长成王佾,次惠王仅,次唐哀献王俊,次褒王伸,次冀王僴,次

哲宗,次豫悼惠王价,次徐冲惠王倜,次吴荣穆王佖,次仪王伟,次徽宗,次燕王

俣,次楚荣宪王似,次越王偲。八王皆早薨:佾、仅、伸、伟,徽宗赐名追封;俊、

僴、倜、价,徽宗改封。

吴荣穆王佖,帝第九子。初授山南东道节度使,封仪国公。哲宗立,加开府仪同三司、大宁郡王,进申王,拜司空。帝崩,佖于诸弟为长,有目疾不得立。徽宗嗣位,以帝兄拜太傅,加殊礼,旋拜太师,历京兆、真定尹,荆、扬、太原、兴元牧,徙国陈。崇宁五年薨,辍视朝七日。赠尚书令兼中书令、徐州牧、燕王,谥荣穆。又加赠侍中,改封吴王。子有奕,武信军节度使、和义郡王。

燕王俣,帝第十子;越王偲,帝第十二子。母曰林婕妤。俣初授定武军节度使、检校太尉,封成国公;偲初授武成军节度使、检校太尉、祁国公。哲宗朝,俣加开府仪同三司,封咸宁郡王;偲加开府仪同三司,封永宁郡王。是后累换节铖,历任尹牧,俣进封莘王,偲封睦王。徽宗朝,俱历太保、太傅,俣进封卫王、魏王、燕王,偲进封定王、邓王、越王。靖康元年,同迁太师,俣授河东剑南西川节度使、成都牧,偲授永兴成德军节度使、雍州真定牧。

二年,上皇幸青城,父老邀之不及,道遇二王,哭曰:“愿与王俱死。”徐秉哲捕为首者戮之,益兵卫送二王于金营,北行至庆源境上,俣乏食薨,偲至韩州而薨。

绍兴初,有崔绍祖者至寿春府,称越王次子,受上皇蜡诏为天下兵马大元帅,兴师恢复。镇抚使赵霖以闻。召赴行在,事败,送台狱伏罪,斩于越州市。

楚荣宪王似,帝第十三子。初为集庆军节度使、和国公,进普宁郡王。元符元年出阁,封简王。似于哲宗为母弟,哲宗崩,皇太后议所立,宰相章敦以似对。后日:“均是神宗子,何必然。”乃立端王。徽宗定位,加司徒,改镇武昌、武成,徙封蔡,拜太保,移镇保平、镇安,又改凤翔、雄武。以王府史语言指斥,送大理寺验治,似上表待罪。

左司江谏江公望上疏,以为:“亲隙不可开,开则言可离贰;疑迹不可显,显则事难磨灭。陛下之得天下也,章敦尝持异议,已有隙迹矣。蔡王出于无心,年尚幼小,未达祸乱之萌,恬不以为恤。陛下一切包容,已开之隙复涂,已显之迹复泯矣。恩意渥缛,欢然不失兄弟之情。若以暧昧无根之语,加诸至亲骨肉之间,则有魏文‘相煎太急’之讥,而忘大舜亲爱之道,岂治世之美事邪。臣愿陛下密诏有司,凡无根之言勿形案牍,倘有瑕可指,一人胸次,则终身不忘,迹不可泯,隙不可涂,则骨肉离矣。一有浸淫旁及蔡王之语,不识陛下将何以处之,陛下何颜见神考于太庙乎?”疏入,公望罢知淮阳军。徽宗虽出公望,然颇思其言,止治其左右。

崇宁中,徙镇荆南、武宁。崇宁五年薨,赠太师、尚书令兼中书令、冀州牧、韩王,改封楚王,谥荣宪。

子有恭,定国军节度使、永宁郡王。

哲宗一子:献愍太子茂,昭怀刘皇后为贤妃时所生。帝未有子,而中宫虚位,

后因是得立。然才三月而夭,追封越王,谥冲献。崇宁元年,改谥献愍。后之立也,

邹浩凡三上疏谏,随削其稿。至是,或谓浩有“杀卓氏而夺其子,欺人可也,讵可

以欺天乎”之语,徽宗昭暴其事,复窜浩昭州,而峻茂典册。后上表谢,然浩盖无

是言也。

徽宗三十一子:长钦宗,次衮王柽……”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