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野蔷薇笑一笑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永州信息港

导读

(一)    “小艾,你等等我!你干嘛去……”德强嚷了起来。  小艾不答话,回眸一笑,清爽的晨风里立刻响起十七岁少女新摘毛桃般脆甜的笑声。 

(一)    “小艾,你等等我!你干嘛去……”德强嚷了起来。  小艾不答话,回眸一笑,清爽的晨风里立刻响起十七岁少女新摘毛桃般脆甜的笑声。  初夏的乡野,树儿葱翠,草儿茂密,绿莹莹的河水悠悠荡漾,像百转千回的纯洁眼睛。  戴小艾麻利地将大牯牛拴在树桩上,轻快的跑向河塘。急忙追过来的她放牛的伙伴刘德强迷惑地问:“小艾你发什么呆?”  “你看!”小艾小手一指,如花烂漫。  德强的目光这才落到了一丛一丛的野蔷薇。  “嗯,很好看——不晓得什么时候就开了!”  夏日野塘边盛开着各种各样的野花,可不知为何,都黯然失色,惟独粉红色的野蔷薇绚烂耀眼,大朵大朵、大片大片……  “它们不过是得不到重视的野花,他们一定在等待,如果总是没有人欣赏,多么可怜……”小艾居然红了眼睛。  德强一下子不知所措,“那我们经常来看它们……”  小艾看向德强,用力点头。    (二)    小艾的婶婶仔细大量了小艾几日,找总是忙来忙去的小艾母亲。  婶婶将母亲从厅堂拽到里屋,“你这当妈的也该关心关心自己闺女……”  母亲暴躁的双眉一下子拧的紧紧的,“她婶,这话啥意思!?”  婶婶叹了口气,凑到母亲耳边一阵窃窃私语,母亲的脸顿时阴沉得像黑淖泥。  小艾悄悄走开,心里清楚自己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死丫头,快说!再不说我撕烂你的嘴!”母亲忍不住大喊大叫。  小艾不说话。  “臭不要脸的,要气死老娘……”母亲随手抄起一根扁担,向小艾的双腿砸去,气急败坏的母亲气喘吁吁。  小艾眼泪大颗地掉,却咬紧牙关,还是不说话。  母亲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捶胸顿足,嚎啕大哭,一会儿,哑着嗓子问,“是你二叔?”  小艾是母亲再嫁带到二叔家的,二叔是她的继父。  小艾更加头摇得像拨浪鼓。  “是……”母亲绞尽脑汁不知疲倦地猜出许多人,死死盯住小艾紧闭的嘴唇。  小艾只是摇头,跪在地上不开口。愣了半天,母亲的嘴巴突然蹦出一个名字,“莫不是和你一起放牛的德强?”  小艾吃了一惊——  听说他报名参军被选中了。他就要离开这偏僻落后的地方奔赴大好前程。当她用极柔细的声音告诉他出了什么事时,他六神无主,吓得简直魂不附体。  “是德强吗?”母亲又问。  小艾拼命摇头。    (三)    冯奇风的母亲不知从哪儿得到了消息。高大健壮的主妇骑着自行车从二十里外赶来兴师问罪了。  “对不住,对不住,亲家!是我没脸,养了这么个丢人现眼的……”母亲一连抽自己好几个耳光,向冯奇风的母亲赔礼道歉。  小艾知道村子里好多人口中扔到大河里也不响是什么意思,她也许已经不能见人,不配见人了吧?  冯奇风的母亲却偏要见小艾,眼光像刀子般划过小艾全身。小艾的肚子已经有些明显了,衬得一张小脸愈发清瘦,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格外宝珠似的。  “死都不肯说是哪个畜牲祸害的!这臭东西犟得很……”母亲赶忙诉苦,“我也没办法啊,只怪自己命不好,养了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  “但愿奇风能找到一个好姑娘。”  “让我带走她!”怒气冲冲的冯奇风母亲沉默片刻竟然说。  小艾母亲愣住了。  “小艾和奇风定亲也快一年了,逢年过节钱也没少花,好好一个媳妇说没就没了,我们不是太亏了!”冯母咬牙切齿。  母亲狠狠瞪了眼小艾,“你婆婆这样对你你还不跪地磕头!”  小艾咚咚磕了三个响头,被婆婆拉起,“你快点收拾收拾跟我走!”  小艾看向母亲,母亲厉声说:“发什么呆——还不快去!”  “妈!”临离开家,小艾眼泪汪汪地看着自己的亲生母亲,她想跟母亲说她好怕,不由自主伸出了手。  母亲却厌恶地狠狠推开她,“快走吧!我还要告诉你,你记好,以后不要回来了,我没有你这个女儿,你也没有我这个妈……”    (四)    小艾到冯庄时冯奇风正在村头张望。“妈,她……”冯奇风惊讶地打量小艾。  “奇风,没办法呀,你从小就没了爹,咱家穷得叮当响,讨个媳妇不容易!你就将就着吧……”  当晚,婆婆就让小艾睡到冯奇风屋里去,冯奇风火冒三丈,“我,我……”他涨红了脸,说不出话,强烈抗议他母亲为他做的决定。  婆婆也火了,一巴掌打在小艾瘦削却无比秀美的瓜子脸上,“死不要脸的!还不早点滚到那边厢房铺张床,明天一大早起来生火做早饭!”  身怀六甲的小艾操持着一件又一件家务,九个多月了,婆婆还让她打井水洗衣服。小艾含泪答应了,寒冬腊月,一个踉跄,大腹便便的小艾脚下一滑重重摔倒在地,立时,血流如注……  婆婆领了做接生婆的亲戚过来,人家看流了好多血有点害怕让送去医院,婆婆满脸堆笑说,“女人生孩子有啥大不了的,你就放心大胆下手吧!”  小艾痛得昏死过去,醒来时,肚子已经瘪了。“孩子呢?”迷迷糊糊的小艾脱口而出。  “不要脸的念叨什么呢?”婆婆搭讪,“你还不嫌你脸丢得不够大啊……”  小艾将目光投向一旁的冯奇风,“求求你,告诉我……”  “被我妈扔了,死的……”冯奇风咕哝。  “明明听到他哭得好大声,怎么……”小艾挣扎着要起身,一阵剧痛袭来。  “实话跟你讲,是我捂死的……”婆婆高声宣布,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天旋地转,头晕目眩,小艾再也吐不出半个字,重又陷入昏迷。    (五)    半个月后,小艾勉强能下床活动了。春天的阳光明媚温暖,小艾竭力走到院子里,一张蜡黄的脸升起些许血色。  出外干活的冯奇风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小艾无意间一回头,竟看到他呆呆的眼神。  被小艾的目光撞了一下,冯奇风涨红了脸,头垂得极低进屋去了。  婆婆回来了,叫,“快过来,快过来帮我!”  婆婆背着一大捆的干柴,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冯奇风大概在里屋冲凉,阵阵的哗哗水声。虽然听说坐月子的女人不能出重力,小艾还是赶忙跑过去。  “累死老娘了,养你这样的废物有什么用!”虽然是小艾咬牙帮她卸了重负,婆婆还是没有好脸色。  晚上是冯奇风做的饭,婆婆躺在床上抱怨闪了腰,痛得嗷嗷叫,支使小艾,可冯奇风说,“小艾还没满月呢……”让小艾好好躺回床上,一个大男人锅碗瓢盆地忙活起来。  冯奇风将热腾腾的饭菜端到小艾的床头,等小艾吃完他又过来收拾。小艾说:“我想洗个脸。”冯奇风又去端来了一盆水。  温热的清水,柔软的毛巾,小艾觉得非常舒服,沉浸了好久,不禁笑了。  “次见你笑……”奇风低低说。  小艾循声望去,不远处,冯奇风静静伫立,目光朦胧。  “谢谢你,可以倒掉了!”小艾感激冯奇风为她所做的,又一次甜甜一笑。  冯奇风大步迈到近前却没有端水盆,他一把攥住了小艾的手腕。  小艾一惊,一双大眼睛愈发清如晨露,皎如明星。  冯奇风的呼吸越来越局促,粗糙的大手猝不及防紧紧按在了小艾饱满的胸脯上。  “不要!”小艾拼命挣扎着,可是无济于事,冯奇风像疯了一样,喘着粗气,飞快地撕扯开小艾的衣服。  “我还在坐月子……”小艾哭出了声。  “妈……”小艾声嘶力竭求救,可是没有人理她,隔壁屋里的婆婆只打了个喷嚏。  一片血污。    (六)    婆婆说,“挑个好日子,把你们的事给办了,早点让我抱上孙子……”  冯奇风不出声,自从那天晚上后,小艾就再没主动和他说过一句话。  小艾平静地说:“全听妈的。”  婆婆说:“奇风,你近怎么总魂不守舍的,像人家欠你十万五似的……”又训斥道:“小艾,奇风是你男人,是要你疼的,你要好好伺候他,你怎么叫他连个笑模样都没有……”  小艾有地方很疼很疼。她劝自己,既然心已经死了,这个身体怎么样都不必在乎了吧?  ——她这样的人,还指望什么呢?  一场再简单不过的婚礼。小艾的娘家没有一个人来。婆婆感叹说小艾母亲因为小艾丢了脸面而嫌弃她了。小艾明知道,可是抱着奢望,不时向窗外张望,耳朵也竖起来仔细地倾听动静,生怕错过了亲人的到来。  新婚之夜,她咬紧牙关,一动不动,一声不吭。冯奇风火冒三丈骂了几句什么她没听清,不听话的泪水却爬满消瘦的面颊。  婚后一年,小艾生了个儿子。  粉粉嫩的婴孩,晶晶亮的大眼睛,小艾有一次抱着儿子喂奶,忽然红了眼睛。    (七)    事隔多年,母亲慢慢消了气。端午节,按照风俗好多母亲接女儿回娘家过节,小艾的母亲竟然托人带话让小艾回家。  母亲发现了小艾的不正常,小艾说:“这个样子已经好久了……”  母亲悄悄带小艾看村上的老郎中,“这个病,脏,不好意思……”母亲向小艾解释为何看病要偷偷摸摸。  郎中开了好些草药,严肃地叮嘱一定要好好熬了吃,吃完了再抓,小艾点头,觉查到了情况的严重。  婆婆也知道小艾得上了什么病,可她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哪有那么娇气……  小艾煎药被婆婆看到,果然遭到一顿奚落:“家里添了人口,花费越来越大,我活都忙不过来,这倒有闲工夫弄这些东西!钱要花在刀刃上,这样不会过日子,大手大脚乱花——钱哪来的?奇风是不是你给的……”  “是我妈……”小艾哽咽。  熟睡的孩子这时醒了,哇哇大哭。小艾跑过去哄儿子。  许是她脸上的泪水太多,幼小的儿子,竟然不哭了,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  坚持将药喝完,身体当真好了许多。小艾想着郎中的话需要继续治疗,可是又想到婆婆的冷言冷语冷嘲热讽,就打消了再去拿药的念头。    (八)    又是野蔷薇盛开的季节,小艾带着儿子去寻找,这边竟然也有大片野蔷薇。小艾欢喜地说:“宝宝,你看,多好看啊!”  儿子咯咯笑,踩着小艾的大腿,欢蹦乱跳。  小艾忽然觉得一阵剧痛袭上小腹。  勉强抱着儿子硬撑到家门口,咚的一声重重栽倒在地,孩子受了惊吓哇哇大哭。婆婆闻声赶来,心疼地抱起孙子乖乖宝宝又是拍又是哄,对小艾大喊大叫:“有什么用,带个孩子都带不好……”  小艾奋力爬起来,“妈,刚才我肚子痛得厉害……”  “现在好了是吧?呸!”婆婆不以为然,鄙夷不屑。  小艾想到母亲,提出要再回一趟娘家。“家里现在正忙,回娘家干嘛?哪里也别去!”婆婆坚决不同意。  冯奇风说,“妈,小艾大半年没回去过了,让她回去瞧瞧吧!”  小艾没想到会遇到刘德强,当兵的德强回乡探亲了。德强看到小艾,目光复杂,嘴巴哆嗦,许久,没有吐出半个字,匆匆跑开了。  小艾看向怀中的孩子,孩子在酣睡。  小艾使劲掐自己的掌心,一个又一个画面在脑海浮现。不能说,不能说,不能说,一说就害了他——十九岁笑起来像小孩一样的他,和她一起喜欢野蔷薇的他,有一天在只有他和好的牛棚,一把抓过她的手,将她紧紧拥在怀中——他对她一直很好,她能感觉到他对自己的心意,她不忍心看他失望受伤的眼神,所以挣扎了几下就顺从了他……事发后,小艾死都不肯说出真相,吃尽苦头,他却不敢承认,他现在也真的没脸面对她了。小艾想叫,想喊,想大哭,可是呆了半天,她还是静静走自己的路,只是眼前一片模糊——她下过决心不再流泪的呀,为什么……    (九)    “嫂子,顺路我载你回去吧……”同村的养鸡专业户王一民骑着摩托车停在小艾身边。  好几里路呢,还抱着个孩子,小艾想了想,没有拒绝王一民的好意。  王一民是个热心肠,执意将小艾母子送到家,连杯茶都没喝就走了。小艾充满感谢地目送他的背影,冯奇风一直端详着她,忽然阴阳怪气地说:“恋恋不舍啊?”  “你的老毛病是不是又犯了!”见小艾不理睬他径直进了屋,冯奇风咆哮。  “你瞎说什么?”小艾实在忍不住了。  没想到冯奇风一把夺过孩子交给他妈,拽住小艾的胳膊,暴跳如雷,“你这臭不要脸,别给老子到处勾搭人!你老老实实交待,你这次回去到底什么目的?你如果跟他没一点关系,他干嘛对你那么好!?……”污言秽语,冯奇风不是能言善道的人,终于说不下去,铁捶似的拳头砸在了小艾身上。  母亲又陪同小艾看了郎中并买了药让她带回来,冯奇风打了小艾还不觉解气,瞥见那些药包用力跺了几脚。  婆婆也不规劝,冷眼旁观,给孙子把起尿来。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似的,婆婆竟然不注意眼看着尿液将药浸湿,浸透。小艾看见,为时已晚。  小艾双手掩面,向屋外跑去,刚到门口弯下了腰——小腹不争气地痛了起来。    (十)    小艾的腹痛越来越频繁了,而且有时剧烈得让她不由自主掉眼泪,不过已经习以为常,身体的疼痛再大,忍一忍就过去了,不像心痛的难以抑制。  小艾经常找机会去看野蔷薇,看着看着,就发了呆——自己要是一朵野蔷薇该多好啊……  儿子已经会甜甜呼唤妈妈了,她清楚,自从初那一年的生产和月子,她就被病魔牢牢缠上,而时间是多么厉害啊,不知不觉就让红扑扑容光焕发变成面黄肌瘦憔悴不堪,帮病痛扎根、发芽、长大、毁了她自然也是轻而易举吧?   共 643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包皮包茎
昆明专治癫痫好的研究院
昆明市癫痫中西医结合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