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默克实验室总裁金彼得:从学界到企业

2018-12-07 23:29:03
默克实验室总裁金彼得:从学界到企业 默沙东的“心脏”部门——默克实验室的当家人金彼得(Peter Kim) 初秋的北京已经散发出令人艳羡的天高气爽的味道。 8月1日,默沙东的“心脏”部门——默克实验室的当家人金彼得(Peter Kim)博士在钓鱼台国宾馆接受本报专访。彼时,他刚参加完第19届世界艾滋病大会,从美国风尘仆仆而来。 金彼得博士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艾滋病疫苗研究委员会委员,作为一名业界的结构生物学家,其主要成就是发现了蛋白质如何导致膜融合这一所有生命的中心特性。他发明的新型化合物能够阻止由艾滋病病毒造成的膜融合,防止其传染到细胞,在艾滋病疫苗研发领域处于地位。 “好学生”的研究轨迹 金彼得是一名典型的亚裔好学生。1979年,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美国康奈尔大学化学专业,研究生是在享誉全球的斯坦福大学就读,1985年获得生物化学博士学位。 在斯坦福学习期间,他参加了“医学科学家培训计划”,本来他可以顺带获得美国人、尤其是美国亚裔人喜爱的医学博士学位,但也许是因为研究做得实在太好了,他终选择放弃这一学位。 不仅如此,因为研究生就读期间表现优异,金彼得在1985年研究生毕业后,获得了麻省理工学院的白头研究所独立fellow职位、不用给其他人做博士后。要知道,白头研究所时至今日仍是全球实力强的生物学研究所之一。 之后,金彼得留在麻省理工学院任教,37岁就已经成为麻省理工学院的生物学教授。这仅仅算得上是金彼得踏上“星光大道”的起点。1997年,年仅39岁的金彼得成为美国科学院年轻的院士之一,同时当选为美国医学学会以及美国艺术与科学研究院院士,可谓轰动一时。 作为一名结构生物学家,金彼得在结构生物学界声名赫赫。他用过核磁共振(NMR)、也更多地用过X线衍射研究生物结构,包括蛋白质折叠、蛋白质的结构、病毒的结构等等。他做了很多的科学研究,如果你关注Nature、Science和Cell这3份全球的学术杂志,就不难发现金彼得在里面发表的近30篇论文。 从学界到企业 2001年,正当学术旺年的金彼得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离开学界投身企业。值得一提的是,他不是投身亚裔偏好的商业,而是加入同样需要专注和创新的药物研发,来到享誉全球的大药厂默沙东工作,担任负责研发的默克实验室副总裁。 从这点看,他并没有偏离自己做研究与创新的人生轨道,而是将自己多年来在这一领域的经验和成果,融入了一家具有更大社会能量的制药企业,从而更好地将这些研究成果转化为病人急需的救命药品,为更多的人带去福音。 两年后,由于工作出色,金彼得被任命为默克实验室总裁,负责默克所有的药品与疫苗研发活动。在金彼得担任默克实验室总裁近10年的时间里,他带领整个研发部门研发出了Rotateq(五价轮状病毒疫苗)、佳达修(人乳头瘤病毒6、11、16、18型四价基因重组疫苗)、捷诺维(西格列汀)、Victrelis(boceprevir,波普瑞韦)等畅销全球的新药,进一步奠定了默沙东在全球制药领域的研发优势。 作为艾滋病防治领域的专家学者,金彼得一直在密切关注这一领域,推动默沙东在研发艾滋病治疗药物领域不断取得新进展。作为治疗艾滋病首创药物的公司,默沙东的抗艾药艾生特是获得批准的HIV-1整合酶抑制剂,这一药物已经在中国上市。 默沙东的中国“功夫” 对中国,金彼得可谓情有独钟,在其掌舵默克实验室后,默沙东的研发策略日益向中国倾斜。1年前的12月6日,默沙东宣布,公司的亚洲研发总部将建在北京,计划5年内投资15亿美元用于新药研发,金彼得是做出这个决定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因为这里拥有大量的本土培养和归国地科研人才;中国政府前所未有地关注药物创新和开发;中国一批科研机构提供了良好的合作平台;研发成本相对较低,一些的外包企业可以提供非常好的外包服务;中国对疗效显著的创新药物的市场需求远未被满足。 将研发中心建在中国无疑暴露了企业要在中国获得更大市场份额的雄心,金彼得对此毫不讳言。而要更好地服务中国市场,有针对性的本土化研发很重要,金彼得显然深谙此道,他表示,默沙东亚洲研发总部期会容纳600位研发人员,未来还将继续扩招。 对于默沙东未来几年在中国的新药研发重点领域,金彼得表示将首先是心血管、糖尿病、肝炎、老年痴呆症等中国政府重点防治的疾病领域,因为中国患者对这些疾病领域的疗效确切的好药有更大需求。此外,呼吸系统类、感染性疾病等也是默沙东关注的研发领域。 除了本土化研发,默沙东亚洲研发总部的另一个角色是,将默沙东已有的在欧美上市的药品和疫苗更快地带到中国市场。可以想见,未来数年将是默沙东产品在中国上市的加速期。 当前,新药研发难度不断加大,金彼得感到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但他将此视为一种动力,为了让巨大的投资更有效,必须想方设法提高研发的成功率。 [手记] 与众乐乐 伟大成绩的获得总是建立在倍于常人的付出的基础上。即便从1985年获得博士学位,成为令人艳羡的独立博士后算起,金彼得在药物研发这条路上也已经勤勤恳恳地走过了近30年。可以说,金彼得一生中光辉灿烂的岁月就是在实验室的青灯孤影陪伴中度过。然而,金彼得应该是快乐并享受其中的。见面伊始,他不经意间展露的温暖笑意和那股自由流淌的平和儒雅之气,以及他对研发话题的乐此不疲,让我对这一点更加确信。 在这个世界上,爱恨皆有缘故。金彼得博士将一生所爱交付人类的药物研发事业,是为了什么?是每一次打开一扇新型药物大门时的喜悦和自豪,还是接踵而至的各种荣宠一身? 显然,这种情愫远非我所能体会。但是,当金彼得与我握手寒暄,侃侃谈起他的过往故事时,从他的话语里,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他对研发始终不渝的爱源自那种“与众乐乐”的情怀。当他和他的团队找到一种新的好药时,与之分享这种喜悦的是全人类。 随着默沙东研发力量东移,金彼得也会有更多机会来中国、了解中国。事实上,谁敢断定,不久的将来,中国不会成为默沙东在海外的“第二故乡”?然而我想,金彼得考虑得更多的应该是,如何在一切浮华褪去时,让默沙东及其产品在中国病患心中留下那份自然而然的亲近与爱。 (据据《医药经济报》,记者唐学良) 孩子咳嗽吃什么药
全封闭声屏障价格
6米太阳能路灯价格公司
铝窗花厂家
扒沙机价格
郑州二厂电缆厂家
两个半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小孩发烧抽搐症状
孩子干咳吃什么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