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纯阳武神第四章风暴诸体争霸

2020/01/29 来源:永州信息港

导读

纯阳武神 第四章 风暴,诸体争霸!(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给你五年,立地成圣!苏乞年一怔,自筑基以来,他这一路修行,可

纯阳武神 第四章 风暴,诸体争霸!

(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给你五年,立地成圣!

苏乞年一怔,自筑基以来,他这一路修行,可谓是机缘造化不断,却也每每行走于生死边缘,即便如此,时至而今,也不过迈入了修行第四境,距离轮回成圣,还差了整整两个大境界。

他向来并不自负,却也有无敌心,在这中域五荒大地,二十来岁立地成圣的不在少数,大多为半步祖禁以上,年轻一代的绝顶高手。

而今,他补全道缺,时间禁忌圆满,若说五年之后立地成圣,虽然并无把握,却也不是没有半点可能,身在玄黄大地,他尚能涉足半步祖禁,盖压同代,到了这浩瀚星空,自当不弱于人,后来居上!

“好!”

苏乞年点点头,而后盯住了他这位活过了漫长岁月的师父,道:“那玄黄大地……”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相信这位师尊该知道他想要问什么。

“那是道缺之地,你该知道。”

年轻男子看一眼苏乞年,这一道目光,苏乞年在无尽的平和中似看到了无边无际的光,充斥了整个世界,又溢出了整个天地,没有极限,没有界限。

“那是希望之地。”

苏乞年一怔,看向年轻而又沧桑的师父,希望在哪里?他没有看到,在他的印象中,只有五千多年的血与火,哪怕没有浩瀚星空中惨烈,也有着玄黄大地独有的血泪史,无论是大汉,还是四方诸国,多少人族先贤尸骨无存,只为了横击四海妖族,护卫社稷、民生宁定。

“五年之后,你可以回去。”

青年白发轻漾,西落的月光轻柔,洒落在石屋前,如一地细碎的银沙。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没有再继续问下去,早在玄黄大地,他就深刻明白,有些时候,道理是需要力量去支撑的,否则更多的时候,规则是由强者来左右,这是俗到令人作呕的话,但很多时候,哪怕你深恶痛绝,也不得不接受。

因为很多时候,没有道理可讲……

“修行路上,要平心静气。”

苏乞年看这位新晋的师长转身走进石屋,在石门即将关上的一刻,那背影顿了顿,又道:“也要血气方刚。”

修行路上,要平心静气,也要血气方刚。

苏乞年喃喃道,露出若有所思之色,他抬头看一眼西落的明月,眼中浮现出来坚凝之色,五年,五年之后,就是他踏上归程之日,而这接下来的五年,他要竭尽全力,冲击圣位,在超脱命运和轮回的路上,迈出真正独属于他的步子。

等到明月彻底落下,朝阳自这片五荒大地深处升起,锁天一脉,时隔整整两个多纪元,再次名震五荒大地。

相比于百界岁月之末,以及疑似百界破碎的秘闻,在这浩瀚星空第三纪元的三万多年,锁天一脉两位无上强者走出祖地,甚至其中有一位星空难觅的战王,纪元之墓前一战,以三位准王,以及两位无上王者的陨落,再一次令世人,乃至诸多无上传承看到了这一方古老的传承,在漫长岁月中的积淀,堪称深不可测。

而最重要的,则是北荒龙血荒家的动荡。

虽然消息很隐匿,甚至很多时候都只是传闻,但若是经诸多无上传承隐晦地传递出来,就几乎可以断定,遑论昨日那一场浩大的异象,五荒大地不少人都有幸惊鸿一瞥。

“传闻荒家动荡,荒家当世大帝被打入时空长河,生死不知。”

“疑似锁天一脉那位老祖宗出手了,这一夜,荒家剩下的几位王者气息骤降,血脉出了大问题。”

“似乎……似乎……还有十余位无上大帝落入了混沌虚空深处……”

到了最后,有人欲言又止,或者断断续续,开口间字斟句酌,很多人目光古怪,尤其是一些老辈强者,心神震动,他们有渠道得到准确的消息,锁天一脉那一位虽然时日无多,但依然震古烁今,战力之强,问世间有几人可抗。

这一位的传说太多了,因为时月太长了,大多不可考,但今时看来,恐怕就是诸天星空中,当世大帝中最强的那几位,也未必能够匹敌,这是一位活化石级的存在,比诸族很多当世皇者活得都要久远。

难以想象,一个人怎么能活这么长时间,尤其是一些对于锁天一脉不是很了解的,这一两天,收获了太多的震撼。

“有皇者与皇兵合一,再续一纪元,然而皇兵有灵,至多一纪元,灵性也将重新轮回。”

“还有传说中诸天灵物榜上,排名第三的不死神胎,有人说那是一株药皇,也有人说是被封印的,远古洪荒,诸神黄昏时残留的神卵,但无数纪元以来,每一个纪元,都曾有皇者借此再续一世命,重回巅峰。”

“诸族皇者在长生久视的道路上走出了太远,直追远古诸神,除非是纪元之争中战死的,几乎都活满了一纪元,甚至更加漫长的岁月……”

有人感叹,相比于皇者一纪元十万八千年的漫长寿命,寻常修行者,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少代轮回,修行路上走得越远,越是看多了沧海桑田,但相比于锁天一脉那一位,从百界岁月之末活到现在,两个多纪元,堪称举世罕见。

这是一场大地震,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自五荒大地蔓延了出去,传入四方星域,乃至到达了人界星空之外。

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

转眼间,三个月过去,自那一天之后,很多五荒强者看来,必将降临的战皇殿,没有半点声息,倒是足足十数位巡察圣者,被剥夺了青铜刑天印,逐出战皇殿,遣返了各自原本所在的无上传承。

有很多强者深思,战皇殿中汇聚了太多的无上强者,不仅仅有战皇殿一脉,还有诸多无上传承,相比于补天宫,人皇世家风氏一族等人皇遗脉,战皇殿无疑要繁复冗杂了许多,很多时候,诸多无上意志纠缠……

而这三个月里,于年轻一辈而言,同样并不平静。

“传闻,有疑似皇冢现世,年轻一辈诸多绝顶强者齐动,前往争夺造化。”

“无上强者难入,皇道禁绝,断命师一脉推断,至少也是一座帝冢,命运轨迹被抹去,难知深浅。”

“一些传说中的无上体质,也被一些无上传承放出,不再雪藏,不乏禁忌之体。”

“轮回神体,绝命金身,破灭禁体……甚至有传说,有疑似神魔体的年轻高手出没,真假难辨。”

……

很多五荒修行者感叹,年轻一辈风云将起,往日里难见的半步祖禁,近来频频现身,一些年轻绝顶高手,凭借着无上体质,甚至可与迈入了祖禁的年轻一代至强者争锋。

而无论这些时日五荒大地风云变幻,在北荒一隅,苏乞年浑然不觉,因为自两个多月前开始,他就陷入了有生以来最艰苦的修行之中。

出乎苏乞年预料的,关于光明大道开天卷之后的修行法,他那位神秘而沧桑的师父,直言告知他并无后路。

前车之鉴,未必是后事之师,有了根本的道与法,所有的路,都只属于修行者本人。

而后,他就被交给了战王祁清。

这位中年汉子在锁天一脉这座不大的寨子里一人独居,也有后人,从河老三那里,苏乞年知道,其已经年逾五千岁,除了后人之外,老妻已经坐化多年,限于天资,始终未能开天辟地,至于以这一位的修为手段,为何当初未曾为其寻找延寿灵药,河老三没有多言。

在见到祁清的第二天,这位身为战王的二师兄,就以封镇禁忌封镇了苏乞年一身精气神,将其带入了浩瀚星空,将其投入了神日之中。

不同于人界其它四域星空,诸多恒星,多不胜数,往往一颗生命古星,就有一轮恒星环绕,在这中域五荒大地,庞大而广袤的蛮荒古地之上,只有一轮神日。

太大了,这轮神日高悬于五荒大地上空,如非是祁清同行,苏乞年很难想象,自己需要多么漫长的岁月,才能真正临近这轮庞大的神日。

据这位二师兄所言,这轮神日,乃是当初百界破碎之前,属于人界的那轮神日最大的一块碎片,剩下的则碎成了漫天恒星。

关于这轮神日,有太多的传说,甚至是神话,不比一方星天小上多少,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远古洪荒年间,诸神并世的岁月。

被封镇的一身精气神,最初被投入神日之上的苏乞年,差点没被熊熊燃烧的太阳神火炼化成灰。

不错,就是太阳神火,相比于寻常太阳真火,这轮神日上的太阳火炽烈霸道了无数倍,哪怕是半步圣体,也差点被烧化了。

最初,苏乞年在茫茫太阳火中举步维艰,满眼刺目的火光,几乎灼瞎了他的双眼,肌体皮膜都被烧焦了,一身衣袍化成虚无,满头黑发也成了灰烬。(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南方医院高尚罚
宝鸡市凤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广东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北京干细胞专家
烟台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