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沉默的思科中国式困境与电信级迷途

2019/04/25 来源:永州信息港

导读

三个星期都过去了,但事件一直没有降温,围绕着中兴华为遭美国国会调查,和国内要求对部分美国企业进行对等安全调查的呼声此起彼伏,事件的主角逐步从

三个星期都过去了,但事件一直没有降温,围绕着中兴华为遭美国国会调查,和国内要求对部分美国企业进行对等安全调查的呼声此起彼伏,事件的主角逐步从中华转向了思科。

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但思科却选择了另外一条路,只是由公司总法律顾问发表了一篇声明,对《华盛顿邮报》的报导进行了反驳,随即又堕入了沉寂。这篇在外界看来"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简短声明,也从侧面折射出了思科在中国市场特别是电信级市场的窘境。

中国式窘境

中国有超过13亿人口,众多的政府架构与企业用户,是全球所有跨国企业都非常重视的区域市场。这从这些跨国公司在华机构的变迁中就可见一斑,从初的亚太区统领到中国区独立,从总部设立在新加坡或香港,进而转移到北京或者上海。

作为全球的络装备提供商,思科也非常重视中国市场。钱伯斯每次来中国都会与超出工信部的领导进行会谈,也时而不时的带来公益慈善活动或者投资计划,但这并没有改变思科在中国市场上的窘境。

在思科的全球拼图上,中国区的投入与产出是不成比例的,只是贡献了全球约3%的收入,而且更关键的是市场不断萎缩,开始逐步退守几个高端领域,比如金融、政府和大型企业。以金融市场为例,笔者也曾经采访过数位金融行业用户,他们对于IT基础架构需求给出的个答案是可靠稳定性,这就给了思科充分的先发优势。但在互联、电信等开放竞争行业,思科已基本上没有份额,由于它的产品太过复杂太过昂贵太过难以定制化。

当前的这个时间节点上,思科在这些关键市场上的统治开始面临松动。首先是来自竞争对手的冲击,我们还以金融市场为例,思科的美国小弟Juniper今年将纽交所的络负责人挖了过来,以更加激进的市场策略在进攻金融市场,在国内也已开始拿到部份订单,而这些客户之前是清一色的思科制造。其次是来自技术体系变革的冲击,这些关键行业的IT基础架构在历经多年以后,现在已到了变革之际,用户需求和技术变迁两个时间节点的重合,变革在所难免。另外,SDN和OpenFlow的概念还是给品牌厂商带来了影响,部份ODM可能会走向前台。

对于中国市场而言,只是思科的调味品和鸡肋市场: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而且这类趋势一旦构成,基本上就没有了翻身的可能性。

电信级迷途

在电信级市场上,思科的日子更难过,因为这个行业已经完全开放是个自由竞争的市场。

今天看到一则说,中国联通的169全国骨干的某个核心节点,思科的核心路由装备被替换掉,这只是数年来不断产生的一个事情。这与国家信息安全基本无关,是完全的市场行动。

由于思科的电信级产品存在两个痼疾。一是高商务,思科要保持产品全球价格的相对统一以及高毛利,但这显然没有认清国内市场的情况。当你处于技术垄断性的条件下,可以漫天要价但现在在众多厂商产品技术趋同的情况下,装备商只能寻求一个相对公道的利润率。

2是定制化能力太低,思科的产品,你用或不用,就摆在这,不增不减。但运营商的业务和络特点差别很大,对络装备的性能与特性需求也有所差别,普世化的产品在国内走不通。固然,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思科对国内市场并不是很重视的态度。

从思科在电信级市场上的分布来看,与企业级市场一样,也开始从全线产品逐渐萎缩到核心领域,目前主要集中在核心骨干节点以及数据中心交换上。

核心上,之前一直是思科和Juniper的天下,但现在华为和ALU开始逐次强势进入。华为在上月的招标中,已经成为了CMCC的核心路由合作伙伴之一。在这个市场上,Juniper都开始采取更加灵活的价格策略了,思科还是高高在上,不败才怪。

数据中心交换领域,则主要是思科、Juniper和H3C。这是思科一块非常重要的市场,也是运营商在未来重点投入的市场,更是一块竞争并不是那么惨烈的市场。但伴随着华为等厂商的进入,一场平民化战争将无可避免。

从全线产品铺路赚的盆满钵满,到后来固守高端核心领域苦苦度日,再到逐渐被蚕食黯淡离场,这也许就是思科在国内电信级市场上的路径。

冬季咽喉疼痛怎么办
活血止痛有效方法
小孩37度算发烧吗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