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晓荷少林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永州信息港

导读

一、    燕十三有一把剑,名为“破”,质地上乘,可破天下兵器。据师父说:“此剑由少林达摩祖师禅杖改制,为天外之物,奇锋无比。”对于这把剑,

一、    燕十三有一把剑,名为“破”,质地上乘,可破天下兵器。据师父说:“此剑由少林达摩祖师禅杖改制,为天外之物,奇锋无比。”对于这把剑,燕十三甚是中意。  师父名为释空,是少林方丈的弟子,也是少林敬事房的主持。所有少林僧人都认为少林高手就是师父,但他却从未教过燕十三剑术。燕十三求他,他却反问道:“你学剑术是为了什么?”  燕十三想了想道:“为了活着。”  师父微微一笑道:“你现在不就是活着吗?”  燕十三不明白,问道:“师父,为何不教我剑术?”  师父说:“等你什么时候明白为何要学,我便教你。”  “师父,我学剑是为了侠义。”燕十三不满,追加了一句:“我想成为一个侠者。”  “何为侠义?”  “忠君爱国,救死扶伤。”  师父抬眼看了一眼门外正在施粥的僧员说:“这件事自有少林与朝廷在做,无需多你一个。”  燕十三低头,没有再说什么。  “这凡尘间,有太多事情你无法强迫,你越想,越反弹。”  “可是师父又为何赠与我这把剑。”  师父看着他充满不甘的眼睛说道:“我从来没说过不会教你剑术,只是你得让我知道我为何要教你剑术。”  燕十三想要再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只得默然离去,去往后山闭门沉思。  释空看着他的背影,双手合十自言自语道:“一切皆为有法,如梦幻泡影,又何必纠结于此呢。”  年迈的少林方丈走了过来,他斑白眉下的眼睛很深邃,充满智慧。释空点头行礼,方丈道:“你不教他,他又如何去报仇?你不让他拿起,他又怎能放下?”  释空反问道:“方丈是来规劝于我吗?”  “不。我只是教你放下。”方丈微微一笑道:“十三的仇恨是他心中的执念,你怕他被仇恨蒙蔽,这又何尝不是你的执念。你不放下,你又如何叫他放下?”  释空看着方丈,看了看地上的落叶,仿若今日无人打扫过一般,说道:“敢问方丈,何为佛法?”  “佛所言之教法,即真理。”  “那何为真理?是由人定还是天定?或者是佛祖定?”  方丈道:“真理就是真理!你觉得是它就是,你觉得不是,它就不是。说到底,真理是自己定的,完全取决于你自己的内心。”  释空道:“所以您所谓的执念,您认为是,释空认为不是。在释空的内心没有执念,只有法。”  方丈眉毛一挑,转身道:“你的法名为释空,你真的做到释空了吗?你若能像你师兄释然那般懂得放下,也就不会如此执念太深。”  释空看着方丈驼背的身影,正有几片落叶被法袍带起来,飘荡了一瞬返回地面。门外的难民正在紧张地等待着施舍白粥,释空作为敬事房主持,此刻竟一时不知该做些什么。    二、    少林的后山有一处山洞,名为菩提洞,是每一位犯戒的僧人思过的地方。菩提洞里除了烛火之外,几乎并无其他的物品。少林讲究清修,讲究清心寡欲。对于身外之物不能有所追求,会不利于修行。  燕十三并不是次来菩提洞,但他并没有受戒,还不算出家人,所以进洞之后便躺在了一块石板上,而不是盘膝而坐,静心潜佛。他看着顶上的石块形状犹如折扇,扇面上用朱砂写着一个大字“佛”。他轻蔑地笑了笑道:“佛?佛在哪里?我燕氏一门被杀的时候佛在哪里?”  燕十三侧头看到烛光一闪一闪,摇晃不定,就像是他所能想到的只是年前的那一场灾祸。大火蔓延到府里的每一个角落,黑衣剑客们逢人便杀,父亲带领家丁反抗,到燕十三被剑客们包围,幸好师父前来带走了他。燕十三心里感激师父,但也恨师父没有替他报仇。少林僧人不杀生,释空作为敬事房主持,更不能犯杀戒。  燕十三又看着那个“佛”字道:“为什么我看不到佛?为什么我看到的只有杀戮?为什么我看到的只有仇恨?若真有佛,你就出来!你躲起来做什么?!”  “这世间万物皆是佛!”  燕十三回头,看到师父正立于洞口,他忙起身说道:“那您告诉我,为什么我看不到佛在哪里?”  “佛一直在你身边,只是你被仇恨蒙蔽了双眼。”释空指了指烛火道:“你看这烛火,你看得到却摸不着,等你摸到了手就会被烧伤。其实不是你摸到了,而是你以为你摸到了,因为你手伤了,是你的感觉欺骗了你。”  燕十三不懂,问道:“师父想要说什么?”  释空慢慢地走向前,挥了挥衣袖灭了烛火,山洞里顿时黑暗了起来,释空道:“你看到了什么?”  燕十三道:“什么也看不到?”  “用心看。”  “还是什么也看不到。”  释空道:“你一直在问佛在哪里,佛就在心中。你若心存善念,万物皆是佛。你若满心杀戮,整个凡尘都是地狱。犹如这黑暗的空间,看不到光明。而光明一直就在眼前,是你被黑暗蒙蔽了双眼。”  释空一个侧步,露出了身后山洞出口,此时正中午,洞外阳光灿烂。燕十三看着明亮的洞口,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释空道:“就像这被黑暗遮挡的光明一般,佛,一直在。”  燕十三看着洞口的光亮,仿若看到一尊透明的佛像由远至近,慢慢地佛像的手伸向了洞口。燕十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错觉,但这种感觉异常真切,光亮将师父的身形定格成剪影,高大、威严。  释空从怀里掏出火折子,吹了一口,橘色的火苗生起,让整个山洞明亮了许多。释空点蜡烛的动作很慢,很轻,蜡烛的光亮一下子盖过了火折子的火苗,释空面无表情的脸清晰起来。  燕十三低头说道:“我要报仇!我想学剑!”  释空微微一笑道:“这个理由不够充分。”  燕十三不解,问道:“师父到底如何才会教我?”  “我要你剃度出家,我便教你。”  “出家?”燕十三不想出家,出了家便不问凡尘俗世,自己又如何报仇。  “出家人不问凡尘俗世,你做不到。”释空看着燕十三满脸的纠结道:“不过少林僧人并不是不能还俗,只要你过得了十八铜人便可还俗。”  少林十八铜人响彻江湖,燕十三早有耳闻,十八铜人每个人的武功都不相同,单独分开来看只能算是二流高手,但合在一起便组成了强大的阵法,纵是高手也没人敢闯少林十八铜人阵。  释空道:“怎么?怕了么?你的仇人剑术高明,你若没有十成把握便是送死。出不出家是讲究佛缘的,也并不是你想出家便能出家,佛门不度无缘之人。”  燕十三笑了笑说道:“佛度有缘人么?佛祖不是讲究度化世人吗?应该是所有世人。”    三、    北方大旱,很多百姓流离失所,朝廷的赈灾物品与纹银正从长安发往北方各地。然而价值数十万的白银并没有真正地给灾区带来多少帮助,反而滋长了一些贪图富贵荣华的官员,克扣银两,变卖救灾物资,中饱私囊,使得民不聊生。  少林救苦救难,少林山下聚集了大批的灾民等着少林的施舍。嵩山位于河南以北,同样也处于灾区,只是少林向来自给自足,加上香火旺盛,积攒了一些香油钱,但也无法支撑大量灾民的伙食。少林决定前往长安请谕旨,请求皇帝严惩贪官污吏,拨放赈灾粮饷。年迈的方丈大师决定让敬事房释空带领数名少林僧人前往长安请谕旨,一来是因为自己年事已高怕不能承受舟车劳顿,二来是释空深得达摩法师佛法要义,以解救苍生为己任,没人比他更合适。  敬事房门外,释空与燕十三并排而立,释空道:“你可知为师此次前往长安所为何事?”  燕十三恭敬道:“请谕旨,治污吏,拯救苍生。”  释空摇了摇头道:“你只看到了表面,却并没有看到本质。”  “那本质是什么?”  释空只是笑笑,没有回答他。释空决定让还未受戒剃度的燕十三跟随众僧人前往长安,燕十三没有问他为什么,只是照做了。  长安为大唐国都,距离嵩山八百余里,少林讲究清修,一路并非驱马前行,而是步行。燕十三自幼习武,虽不及少林高僧,但身体也比寻常人要好很多,一路上并没有什么怨言,只是遵从师父教诲,除了赶路便是默诵经文。  少林僧人日行百里,八个日夜后便抵达长安城外,夜里落户于荒野。  燕十三看着围着火堆取暖的僧人,独自一人往前走了几步,站在一块大石之上,看着不多星辰的夜空。有人说每一颗星都代表着一个人的命数,当流星划过天际,便意味着一个生命的陨落。燕十三不知道自己是哪颗星,但他只能确定一点:家仇未报,不敢死去。  “孤独是心无所依,是不知所措的茫然。”  燕十三回头,看到师父释空正站在自己身旁,忙恭敬行礼道:“师父。”  “日为阳,月为阴,阴阳交融,此消彼长。犹如浩瀚夜空,当光明消失,黑暗便不断滋长。说到底,是人的内心在作祟。”  燕十三低下了头,然后又高高地抬起:“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此仇不报,枉为人子。”  释空看着燕十三,又看着夜空,道:“人有所恨,心便无处安放。你为报父仇杀人,而别人为报仇而杀你,如此循环,会坠入地狱。”  燕十三坚定不移地说道:“我愿入地狱!誓报此仇!”  释空伸手指向星空道:“你看这夜空中的星辰,就好比这芸芸众生。你的命是命,众生的命也是命。在这芸芸众生中,你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但在少林,你是我的弟子,是我们身后那些少林弟子的师兄弟。”释空看向他道:“你可曾想过,你若报仇,少林会因你遭逢劫难。”  燕十三怎么也没有想到师父会这样说,也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会牵扯到整个少林。在燕十三无助的时候,是少林救了他,他根本无法恩将仇报,也不可以让少林千年基业毁于自己手里。只是,仇人的剑术了得,自己只有学会少林强的武功,才有可能报得了仇。  释空转身离开道:“众生皆苦,各修苦行,此乃天定。所谓修行,苦做、行善、积德,才是天道。”    四、    不日,众人抵达长安城。城东,尚书府。  负责接待少林众僧的户部尚书李大人年过半百,虽意气风发却已满头白发,脸上有刀痕,看印迹,应该已多年。李大人见到释空,满眼笑意,如多年知己,忙将众人请进府内,安排斋饭,二人以茶代酒,谈佛论道。  饭毕,众人留在尚书府内,李大人与释空一同进宫面见皇上。  尚书府内有一位护院,名为衍申,曾为少林弟子,后追随李大人。衍申见到燕十三独自一人在花园走廊里徘徊,便上前询问道:“你是少林俗家弟子?”  燕十三摇头。  衍申看到他手中的那把剑,微微一笑:“你这把剑,应该是释空师弟送你的吧!”  燕十三心中一惊,恭敬道:“您是师父的师兄?师伯好!”  衍申摆摆手说:“我已出少林十余年,严格来说,已经不是少林弟子了,这些门户辈分,就不必再认真了。”  燕十三双手抱拳行礼道:“是,师伯。”  衍申看了看他手中的剑,问道:“你可知此剑的来历?”  “师父说,此剑为达摩祖师禅杖所铸,奇锋无比,名为:破,可破天下兵器。”  衍申摇摇头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十多年前,衍申与释空一同拜入少林门下,成为少林方丈的亲传弟子。那时候的衍申,法号释然。  释然相比释空,悟性要高很多,也努力很多,短短两年时间,已经是少林释字辈里数一数二的高手,但却得不到方丈的赞赏。虽然释空与释然一样身负血海深仇,心中有太多杂念,但方丈却一直将释空视为己出,尽数传授少林佛法真谛。  得不到方丈的垂青,释然难免心中悲愤难平,在少林竞选敬事房主持的时候,释然与释空对阵,释然将源头指向释空,一时间恶念心起,痛下杀手,释空不是释然对手,释空受到重创,命在旦夕。  方丈眼看释空倒地不起,只是静静地看着不知所措的释然,平静地说道:“你与释空本情同手足,奈何如此这般忍耐不住内心的愤怒。你犯了嗔戒,为师罚你面壁一年。”  释然被人押送至后山菩提洞,菩提洞乃少林先辈清修之地,里面除了石床外,别无其他。释然入住菩提洞,却并没有思过满一年。  刚刚进入菩提洞的释然,每日无所事事,深陷内疚之中。释然与释空从小一起长大,后来家人在战乱中被人所杀,二人誓报此仇,结伴来到少林,却不曾想自己因嫉妒而伤了释空,懊悔不已。  大病初愈的释空是一个前往菩提洞看望释然的人,释空看出释然的自责与对报仇的欲望,劝他说道:“世间一切皆有因果,这个仇总有要报的一天。你如今要做的是,严以律己,勤加修行。”  释然听从了释空的建议,用朱砂在洞的顶部书写了一个巨大的“佛”字,以此来告诫自己。  “原来那个佛字是师伯你写的!”  衍申看了看燕十三,笑了笑说道:“不错,正是我写的,看来你也进过菩提洞,只是佛祖并没有让我看清楚一些事情。菩提洞深层有一间石室,里面堆放着一些杂物。在那里,我偶然间找到了达摩祖师传下来的权杖,质地良好。我偷偷地将其一分为二,铸成两把宝剑,一把为:伤,另一把便是你手中的破。” 共 14115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好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癫痫病患者吃什么药效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