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十一五陕北地区实现从有水喝到喝好水

2020/10/21 来源:永州信息港

导读

“十一五”陕北地区实现从有水喝到喝好水农村饮水安全是广大农民朋友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问题,也是农民生活状况改善的重要标志。到2005

“十一五”陕北地区实现从有水喝到喝好水 农村饮水安全是广大农民朋友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问题,也是农民生活状况改善的重要标志。到2005年底,陕西省基本结束了农村严重缺乏饮用水的情况,让一些地区的农民告别了"无水喝"的历史。省政府郑重承诺,集中各方财力,到2012年,比国家要求提前基本解决农村饮水不安全问题。陕北地区是最难啃的硬骨头,农村饮水解困和农村饮水安全工程的实施,不仅让陕北农村群众有水喝,而且喝上了放心水,也明显提高了农民健康水平。许多农民称之为"德政工程""民心工程"。  由于资源性缺水和工程性缺水,陕西省渭北旱塬、陕北白于山区和黄河沿岸土石山区等地不少群众长期饮用高氟水、苦咸水,对广大农村群众身心健康造成严重危害。截至2005年底,全省仍有1300多万农村人口饮水不安全,占农村总人口的47% 。保障饮水安全、维护健康生命是人对水的第一需求,省委、省政府下决心解决农村发展中最急迫的民生问题,通过实施"甘露工程"、"饮水解困","氟病区改水""农村安全饮水"等项目,让农村群众挑水、远距离拉水吃的情况得到了显著改善。农村饮水基本实现了"从无到有"的转变,大部分农村群众实现了从"有水喝"到"喝好水"的新跨越。  前不久,记者在地处资源性缺水的定边县白于山区看到,农村群众过去修建的夯土集雨水窖和集雨场基本都改造成了水泥硬化集雨场和集雨窖。达到了户均一口水窖和100平方米的集雨场,实现了屋檐集水化,水质净化、院落硬化,水窖自来水化。  陕西省定边县水利局局长高瑞平说起定边县为何要靠集雨解决饮水难的问题时说:"因为它的地下水都在800米以下,都是苦咸水,再就是我们的水库,还有些坝体的水都吃不成,都是苦水,因为我们这个地质成分相当复杂,都有是些苦水,有害的元素相当多,所以只能我们搞这个小型水窖工程,只能靠这种模式来解决群众吃水问题。让群众吃上放心的水,干净的水。"  在90年代初期,人们都在为经济发展、腾飞而忙碌,而这白于山区的村民们还依然长年为每天的生活用水而愁眉不展。农户先在祖辈小土窖的基础上,修大土窖、每户多修窖。可是,这样的水窖蓄水的办法还是难以解决土层大量渗水和窖水变质的问题。  "以前,一小盆水5口人轮着洗脸,洗完脸再刷碗,碗刷完再喂猪。"提起缺水的年月,定边县红柳沟镇大窖村村民赵会祥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由于定边地处黄土高原与内蒙古鄂尔多斯荒漠草原过渡地带。白于山横亘县境中部,属于丘陵沟壑区,地表支离破碎,植被稀疏,水土流失严重,地下水埋藏在 350米以下,开发利用难度大,部分水质超标不能使用。不要说发展养殖业,连最起码的生活用水都难以满足。无奈之下,村民们就这样窖水混着苦咸水的生活着。由于长期饮用水质不达标的窖水和高氟水,村民们弯腰驼背、脊椎变形、牙黄黑、手脚关节增生肿大的现象非常突出,许多人尚未成年就丧失了劳动能力,生活难以自理。定边县红柳沟镇大窑村村民赵会祥说:"过去水就脏,我们过去修的水,最起码道等两个月才能吃,他全都是混的,看起来泥洼洼的,现在这个水往窖里一淌就能吃,水干净,卫生的很,只要你的院场干净些,他一点杂质都没有,以前水人吃了就容易拉肚,那水很不干净,吃上干净水现在一年人基本都不得啥病,像我这几年时间就没有病,近几年就不害病。"陕西省定边县红柳沟镇大窖村支部书记赵会凯介绍说,过去老百姓每年到县城买水,远的100多公里,近的就三十公里左右,买水每年要花五百到一千元,自2007年以来,特别是白于山区人饮解困工程的正式启动,定边山区人饮解困工程已步入攻坚阶段。国家和省市县投资1亿6000万元以建高质量"蓄水工程" 为基础,建高标准供水站为目标,通过打水窖、安装屋檐接水、建蓄水池、建供水站、打深井,配套硬化集水场等措施,初步解决了全县白于山区19个乡镇236个行政村饮水困难的34000多户, 16000多人的饮水困难。陕西省定边县红柳沟镇大窖村支部书记赵会凯介绍说:"人们的吃水问题解决了,而且在人口少的情况下,不搞养蓄的话,可以在家里面搞一些小菜园儿,解决三四口人的吃菜问题,这又给我们老百姓节省了一到两千块钱不存在问题。"  与白于山区相比,洛川县虽然不象白于山区那样严重缺水,但黄土高原历史上的严重水荒导致的许多生活矛盾,让洛川县黄章乡黄章村段晓艳刻骨铭心。她说:"我娃他爸那个人,早先身体不太好,为拉水这个问题,我俩吵得厉害。要说三口人吃水也吃不了多少,主要是洗的厉害,真的是没有少吵架,而且咱村上放水,你想都是龙头放水,人家也忙,一天都忙,就是早上起来放一阵水,我娃他爸早上睡的不得起来,就是吵架。自来水装到屋里以后,我俩为这问题基本上没有吵过架,而且娃洗、大人洗,我把太阳能一装,都方便的多了。"  2007年,省水利厅组织专家组对延安和榆林白于山区农村饮水现状进行调研后,将此情况向省政府做了报告。4月23日,省政府第七次常务会议研究决定提前解决延安、榆林两市农村饮水安全问题,并按"板块推进"的工作思路,规划从2007年起,集中各方财力,在2010年前,基本解决延安80多万人和榆林市150万人的饮水不安全问题。到2010年年初,陕西省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就向世人传递了这样一条信息:延安提前三年完成改水任务,榆林市的饮水安全任务也将在2010年年内完成,当地群众从此告别了千百年来吃水难的历史。  陕西省水利厅城乡供水管理办公室副主任田养军介绍说:"2006年以来,国家实施"农村饮水安全项目",水质和保证率的问题进一步关注,通过更新改造,完善净水工艺,农村群众饮水的整体质量进一步提高,"安全水"的概念已逐步深入人心。多数地区实现了从"有水喝"到"喝好水"的大幅提升。"  以洛川县为例,洛川县集中供水工程,以吴家河水库为供水水源,打破行政区域界限,经过三级泵站、跨几个乡镇,解决永乡、黄章、旧县三乡镇59个行政村27250人的安全饮水问题。  随着"七大五小四十五个单村"供水工程建成投运,既解决了群众的饮水问题,也为县域经济和新农村经济社会的蓬勃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随着供水问题的解决、当地养猪厂的规模化发展,既给洛川人民省了果树种植有机肥的投入,也圆了当地群众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致富梦。在加紧供水入户建设当中,洛川县饮水安全水质监测中心和五个监测室已建成运行,为洛川县人民全部喝上安全水奠定了良好基础。陕西省洛川县供水公司总经理贾长顺对记者说:"从去年咱们设了个农村饮水安全监测中心,就是在原来水质化验的基础上,再扩充一些设备,增加一些人员,对全县农村饮水这块进行监测。比如说细菌超标了,或者说是浊度超标了,咱这块要及时向站上反馈。"  榆林市地处黄土高原与毛乌素沙漠接壤地区,属干旱、半干旱大陆季风气候,历史上,南部丘陵沟壑区、东部的黄河沿岸土石山区,地势起伏,地形破碎,沟壑纵横,相对高差大,黄土层覆盖下的沉积岩,透水性极差,地下水多为裂隙水,水资源贫乏,开发利用难度大,该区农民群众靠沟道流水、肩挑驴驮勉强解决吃水问题。  2009年春节,人老几辈子靠着"压压井"、喝着"苦咸水"度日的榆阳区牛家梁镇村民们,用上了干净卫生的自来水!成为榆阳区实施人饮解困工程,第一个实现农民群众家家户户全部使用上自来水的乡镇。全镇12个村建起了安全饮水供水站14个,彻底解决了全镇1.69万人的安全饮水问题,陕西省榆阳区牛家梁镇谢家洼村支部书记谢候祥介绍说:"我们谢家洼村现在是520几户人家,百分之百都吃上了自来水,水的化验结果是质量比较好。自来水到厨房到院子,家家都进了院子,到洗澡间都到了,太阳能,淋浴,比较方便。"  谢家洼村支部书记谢候祥说,有了自来水,纪莲茹家一年养了三十头羊,一头牛,四五头猪,年产十多只猪仔子,加上在外打工的全家年收入近6万元。用上了自来水,村民的精神面貌和生活习惯都发生了很大变化。谢候祥说:"过去都是半年六个月到榆林洗一次澡,现在安了太阳能,那就是三天五天洗一次,很方便。洗衣服变化也比较大,原来是单缸洗衣服,现在是有直接自来水龙头一加上,一次性边流边洗就洗干净了。起码一个礼拜洗一次,换一次衣服。卫生了、干净了、家里外边环境变化比较大。"  牛家梁镇位于榆林市城北12公里处,地处毛乌素沙漠与黄土高原交接地带,"以前,这里的村民吃水都靠肩挑,遇到天旱,走几公里都找不到一挑水。而今,看着一股甘甜的自来水喷涌而出,喝上了甜咪咪的自来水,民生水利暖民心,村民们有说不完的兴奋和激动,发自心底的真诚,感谢政府为农民办了件好事!  5月13日,陕西省榆林农村饮水"板块推进"促进会在榆林市榆阳区召开,当天上午,省水利厅王锋厅长等与会领导和代表参观了榆林市榆阳区农村饮水安全水质监测中心、榆阳区牛家梁镇谢家洼村、赵元湾村集中供水工程和岔河则乡集中供水工程。赵元湾村村民70多岁的老大娘高坐坐兴奋地与陕西省水利厅厅长王锋对话说:引来"幸福水",致富奔小康,致富的劲头和信心足了,看到这好日子有奔头了,还想再多活几年。说着说着,她一边擦着幸福的泪水一边放声音大笑着说:"你看我高兴的,你说我都快死的人了,还想再活个几年,享福了,又想活了。这个水以前我去端,一早上端四回,还要早早的,现在不用端了,共产党实在好!可惜我再活不了几年了,(王厅长)那里,那里,通上自来水还能再多活好多年。"河源牛皮癣医院哪家正规
河源哪所医院能治牛皮癣
河源看牛皮癣要花多少钱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