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荒兽主宰第七百三十三章燕澜杀意

2020/01/29 来源:永州信息港

导读

荒兽主宰 第七百三十三章 燕澜杀意玄族这些老家伙,一直想找罡天门老祖的麻烦,可惜始终未有机会。此番,赤脚老鬼孤身前来挑衅,这等机会

荒兽主宰 第七百三十三章 燕澜杀意

玄族这些老家伙,一直想找罡天门老祖的麻烦,可惜始终未有机会。

此番,赤脚老鬼孤身前来挑衅,这等机会,可谓千载难逢,即便将之杀死,玄族也有正当的借口。

虽然这借口,可能添油加醋,甚至胡编乱造,但无可奈何,此地是玄族领地,玄族长老做了什么,唯有玄族高人知晓。

是黑是白,自然是由他们说了算。

赤脚老鬼望着八长老与九长老两道杀招,疾轰而来,他微微苦笑,缓缓闭上眼睛。

“老鬼,你我还未决出高下,岂能轻易去死,糊涂!”

一声呼啸,从天边滚滚而来。

紧接着,一方足有千丈大小的扇子,撑天而起,继而猛烈一扇。

“呼……”

强劲的罡风,好似怒龙咆哮般,冲向八长老与九长老的杀阵巨掌。

两道巨掌,宛如柳絮遇到了疾风,瞬间倒卷而去,轰然消散开来。

一名袒露胸膛的肥硕老者,急如星火般来到赤脚老鬼身侧,左手一把抓住赤脚老鬼,继而右手掐诀,御动巨扇,对着八九二老又是一扇,随即扇子化作三寸大小,落入肥硕老者手中。

肥硕老者,带着赤脚老鬼,化作一道流光,直朝天际冲去。

八九二老被那扇风逼退万丈,方才稳住身形。

九长老目光一寒,咬牙切齿道:“袒胸老道好强的修为,竟能在你我二人眼皮底下救人。”

八长老拧着胡须道:“非也,不是袒胸老道修为强悍,而是他那柄扇子,威力不凡。你我二人心力,皆关注在赤脚老鬼身上,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方才失手。否则,就算他们二人联手,也奈何不了你我兄弟。”

九长老哼道:“经此一战。我族与罡天门结怨颇深,只怕他们不会放弃报仇。”

八长老眯着眼睛,沉声道:“就怕他们不来寻仇,不然。我族还真找不到理由,对罡天门下手。”

九长老皱了皱眉,道:“赤脚老鬼先前曾说,荒鬼坡中锁魂禁阵,还有玄野。莫非……”

八长老摇了摇头,道:“此事你我兄弟暂不插手,某人自有定夺。走吧,静待罡天门前来寻仇。我族千年韬光养晦,导致一些猫猫狗狗的势力,都敢称王称霸,是时候显露一些锋芒了。”

……

袒胸老道携着浑身是血的赤脚老鬼,察觉到赤脚老鬼生机正在流逝,当即将一股又一股的能量,输入赤脚老鬼体内。

“老鬼。你以前那么聪明,今日怎就这般糊涂,玄族距离本门,足有六十万里,你大老远地跑到那里,本就消耗巨大。加上之前在荒鬼坡内,连出两大绝招,就是神仙,也经不住你这般消耗啊!”

“哎,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现在燕澜遭受围困,你也身受重创,咱们那个破山头,可还指望你撑着门面呐。不然。两个小道观,只有我一个老家伙住,多无趣啊!”

“你可得撑住,你的那些小徒弟们,都还等着你回去呢。还有燕澜,还等着咱想办法营救。你可不能两眼一闭,撒手不管……”

袒胸老道一路唠叨,听得赤脚老鬼哈哈笑了起来。

可是一笑,牵动伤口,又是一番剧烈咳嗽。

“老道啊老道,你一个人念叨什么呀,老鬼我命大着呢,可不会轻易死掉,咳……咳……”

赤脚老鬼又是喷出大口鲜血,生机当即又消散许多。

袒胸老道眉头一紧,连连在赤脚老鬼身上点拍几下,朝其口中塞入一枚丹药,道:“老鬼,别再说话,有话咱们到了门内慢慢说。”

言罢,袒胸老道牙关一咬,身形又加快数分。

……

荒鬼坡,锁魂禁阵内。

此时,燕澜并不知晓外界,正发生惊天动地的变化,更不知道他的师父赤脚老鬼,被玄族两名长老,打成重伤,几乎丧命。

燕澜紧咬牙关,慢慢地朝玄野走去。

此时,他的魂魄正经受万钧之力,灵识更是只能散开百丈。

每走一步,都极为艰难。

不过,燕澜的目光极为坚毅,元神之下的噬灵漩涡,幽幽地吞噬着四周灰气。

一缕仙胎之力,也正缓缓融入燕澜四肢百骸。

走了约莫几炷香时间,燕澜寻不到玄野踪影,仰天咆哮道:“玄野小儿,你给我出来,咱们一决死战。卑鄙的家伙,打不过我,就只能用这下三滥的手段,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燕澜的吼声极大,裹挟着狂暴的灵力,汹汹四散开来。

玄野从枯树上跳下,目露厉芒,邪笑道:“我好心让你多活片刻,你却不识好歹。既然你急着找死,那我便成全你。”

玄野嘴角一扬,身体化作一道闪电,瞬间来到燕澜身前。

玄野在这锁魂禁阵之中,就如创世神一般,任何身在阵中的生命,都是蝼蚁。

只是,狂妄的玄野并未察觉,燕澜暴吼之时,其目中闪烁的狰狞与邪异之色。

“燕澜小儿,身在阵中的滋味,如何?哈哈哈……”

玄野先是得意地朝燕澜问道,继而狂放地张口大笑起来。

燕澜见状,神色不变,掌心一动,掏出了一枚乌黑小球。

此球,乃是他刚入罡天门时,赤脚老鬼送给他的见面礼。

其实,就是赤脚老鬼脚下的黑泥。不过,用赤脚老鬼的话说,这可不是普通的泥,而是道泥。

“玄野小儿,给你先来一道开胃小菜!”

燕澜手指一弹,那枚泥丸,势若闪电般地射进了玄野的嘴里。

玄野正张嘴大笑,忽然只觉一道幽光弹进嘴里,继而那枚泥丸,“轰”地爆散开来,竟是化作无数条腥臭小蛇,从玄野口中,疯狂地钻进他的周身经脉之中。

“啊……这是什么?”

玄野双手抓住嘴巴,疯狂地扯着舌头,想要揪出口中之物。

此刻,玄野只觉口腔之中,传来一股浓烈的痛感与痒感。

继而这种感觉,从口中蔓延全身。

痛感他还能忍得住,可那深入灵魂的痒感,却好似挠心挠肺一般,怎么也挥之不去。

痛感与痒感的结合,更是让玄野欲死欲仙。

燕澜眉头一皱,惊奇道:“没想到,老鬼师父给我的泥丸,还真有些威力。想当初,桐荛师姐给我的护身符,也被我不当回事,没想到关键时刻,却能救我一次。我真是眼拙至极呀!”

燕澜望着玄野痛不欲生的模样,目中杀意涌动,磅礴的雷魂之力,不再藏匿,而是疯狂宣泄出来。凝成一团,一浪又一浪地朝玄野魂魄轰去。

“死的人,是你!”

燕澜一跃而起,心神一动,雷剑赫然祭出。

磅礴的雷威,狂暴的雷罡,甚至连锁魂禁阵雄浑的威压,都强行撑开。

燕澜正欲抓住这一时机,一举击杀玄野。

不料,他原本紧盯玄野的视线,瞬间转移到雷剑之上,眼神中,杀意消散,霎时被惊骇填满。(未完待续。)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楚雄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白癜风安徽哪家医院治的好
锦州重点男科医院
福州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