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永恒的王第五十九章血红色的眼珠

2020/05/22 来源:永州信息港

导读

永恒的王 第五十九章:血红色的眼珠“勇敢的矮人已经闻到血腥罪恶的气味了,混乱之都,传说中邪恶之人和堕落者的乐园,离我们很近。”大胡

永恒的王 第五十九章:血红色的眼珠

“勇敢的矮人已经闻到血腥罪恶的气味了,混乱之都,传说中邪恶之人和堕落者的乐园,离我们很近。”

大胡子矮人一脸凝重,眼眸之中仿佛有火焰在升腾,作为脾气暴躁出了名的种族中的一员,这个家伙现在似乎很想极力塑造出一种严肃的氛围,就像是暴风雨前夜的海港,弥漫着对恐怖危机到来之前窒息般的紧张。

只可惜大胡子矮人说完这句话后不该转过脑袋,更不该瞪着大眼睛继续保持凝重的表情却仰视着安士白的下巴,因为李来福实在无法忍受这样的喜感画面的挑逗。

一个高昂头颅的傲娇小矮人仰视着某位游侠的下巴,并且这个矮人脸上的表情还如同‘一位和暴风雨争斗不休的老船长’般严肃庄重。

这真的可以写进被吟游诗人传颂的幽默篇章了。

尤其是安士白满脸震惊的点了点头,然后轻轻拍了拍大胡子矮人的脑袋说‘这真是一个有价值的消息,勇敢的矮人不仅勇敢,而且还很睿智’这句话时,李来福真心感觉这架马车会不会经受不住他难以控制的笑声,从而悲哀的四分五裂。

所幸这种笑料只持续了短短了一瞬间便消散了,李来福也摇了摇头重新闭起了眼眸。

大胡子矮人似乎受不了安士白那戏虐的俯视目光,再次一脸愤恨的扭过脑袋并把脸对着马车车壁上的木板开始沉默,这才终止了李来福罪孽深重如小丑般继续耻笑他人的行为。

眼前的独木桥即将达到尽头了,隐约间可以看见象征智慧的魔法火焰在燃烧,奇异的光芒在不远处闪烁,那意味着魔法阵的另一个出口。

“如果说无法前进,那么便后退,这真奇怪,难道说那些胡子比矮人还要长的魔法师们都很清闲吗,为什么会设计出这种毫无意义的魔法阵。”

看见大胡子矮人蹲下来吃了瘪,自己也没了乐趣,安士白百般无聊的开始吐槽。

对于安士白的无知,李来福沉默不语,实际上他根本没有听见这种愚昧的呢喃。

因为他现在已经闭上了双眼,重新开始进行枯燥而又乏味的冥想之旅。

力量如同高脚酒杯中的朗姆酒般让人爱不释手,有野心的人一直在追求这个让人敬畏的家伙,李来福认为自己没有那些卫道者口中所谓的如魔鬼般可怕的野心,但他也没准备一辈子站在阳光下露出阿谀的微笑,那太恶心了,有些时候作为一个男人而言,面对不公和嘲笑,缺少的可能就仅仅是一只可以打到敌人的强壮胳膊。

和曾经在马克斯家族府邸的顶端倒立一样,现在的李来福抛弃了那种劣质的挣扎方式,开始锻炼真正强壮的胳膊。

用魔法师那充满智慧气息的语调来形容,这个感知到了五系魔法元素的异端正在睿智和无知之海中畅快遨游呢,只不过他面对惊涛骇浪时,会临危不乱的与之抗争还是死乞白赖的吐着泡泡咕咚咕咚被淹死,那还真是尤未可知。

“唉,一会儿遇到了危险,矮人你先上,过了这么多年,不知道混乱之都传说的那位至高无上者活得是不是很舒坦,如果那个神秘的老怪物去见光明神了,那我们可真是怀揣金币走进了盗贼工会啊,哦,不对,难以想象,光明神如果看见了那个浑身被无数种罪孽包围着的家伙会不会被直接熏得晕过去。”

安士白抑扬顿挫的语调很有几分吟游诗人的风范,但很可惜这个家伙并没有人去搭理,大胡子矮人依旧满脸愤恨的盯着马车上木板,仿佛上面刻印着什么有趣的画面一样。

“好吧,反正我也需要好好发泄一下了。”

安士白无奈的说道,眼神中闪过一丝畏惧。

他想到了神启酒馆的那张木椅上躺着的那位老人。

如果说畏惧能让游侠感到耻辱,那么安士白一定是个例外,毕竟这个家伙很喜欢在自己的名字前面加上某两个字。

在某个瞬间,一个令人激动的念头在他脑海中闪过,虽然只是惊鸿一现,却留下了一抹挥之不去的印记。

达尔萨斯工会长老口中所说的‘混乱之都至高无上者’和神启酒馆中那位老不死的传奇,他们会不会在某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里遭遇呢

安士白颇有深意的瞥了一眼李来福。

这里是睿智与无知之海,魔法师冥想至‘沉迷’境界后才有可能进入的奇妙世界。

李来福很幸运的来到了这里,又或许这很悲哀。

黑色的海水泛起一丝涟漪后又变得沉寂了,波澜不惊似乎才是这里的主旋律。

平静的黑夜,一位少年的影子孤独的面对这片无尽的海洋。

“五系元素之力,大杂烩么?”

李来福苦笑着叹息,黑色的海洋上空,五颗拥有元素之力的魔法精灵正在盘旋欢唱,那意味着智慧的力量。

“差不多停止了,前方还有真正的惊涛骇浪在等待。”

一想到屹立在塔斯汀王国那尊名为爱尔德的庞然大物,李来福眼眸中顿时杀意弥漫,有些东西,这辈子他也忘不了。

其中便包括了老管家的微笑和古莱特的宠爱,但是现在,这两个珍贵的家伙都不见了,悲剧的始作俑者正在欢笑,并且还将要继续犯下恶行。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古老法典的规则迄今为止都需要遵守。

就在李来福准备收回五颗魔法精灵,好好思索一下如何应对混乱之都的生死一战时。

异变却毫无征兆的降临了。

李来福的脑海陡然陷入了一片虚无的空间。

在睿智与无知之海中欢唱不止的五颗魔法元素忽然发出了凄厉的哀嚎,李来福浑身如同被雷元素袭击了般颤抖不止,黑色海洋忽然惊涛骇浪,这不是对魔法的感知和领悟突破时所溅出来的水花,这是另一种恐怖的力量在干涉!

仿佛有某种存在一直睁着诡异的瞳孔凝视着李来福,并且现在终于第一次亮出了獠牙,阻拦着李来福在魔法海洋中继续冥想。

“我的贵族老爷,您他妈又怎么了啊。”

安士白沉思完神启酒馆的恐怖叹了口气,为了调节情绪,他勉为其难的顺带回味一下达尔萨斯游侠工会某位前凸后翘的少女侍者,可就在浮想联翩达到巅峰的某个呼吸,他忽然听见了一阵哀嚎,本该是暴风雨来临前最后一段安静的时间,可这位黑色游侠却看见了在他眼中一直沉稳睿智的异端大脑,此刻竟然满脸痛苦的跪在了马车里。

“小子,别装死,勇敢,不,聪明的矮人不会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你是不是在赖账!”

大胡子矮人站着和蹲着貌似没什么区别,但是震惊的酒红色面庞暴露了他的惊慌失措。

李来福额头上的汗水愈发密集了,就像花蕊,但带来的不是骄阳下绽放的美丽,而是浓浓的阴森恐怖。

睿智与无知之海存在于每一个魔法师的内心深处,换言之,这片海洋就像是不同于永恒大陆的另外一个世界,虽然如此,但是这里依旧有着属于魔法的规则和秩序,只不过李来福似乎和那些穿着魔法长袍的睿智者与众不同了。

他在这片海洋中没有看见智慧,却闻到了阵阵鲜血的腥味。

“不详是谁你是谁?”

李来福在嘶吼,他听见黑色海洋中传出了阴森的笑声,仿佛有什么恐怖的生灵躲藏在这片智慧者荡漾了千万纪元的世界中。

黑夜下李来福的身影渐渐消失,仿佛被某种巨大的东西遮掩住了。

痛苦不堪的李来福拼尽全力抬起眼皮,他顿时全身寒毛倒竖,鸡皮疙瘩因为恐惧而尽情绽放。

睿智与无知之海的上方,一颗满含笑意的血红色眼珠正安静的凝视着李来福。

与此同时,马车中的李来福呼吸愈发微弱,气若游丝对现在的他而言简直是一种奢望。

混乱之都的入口近在眼前,破旧木头的吱呀声却停了下来。

泰安癫痫病医院
医院用什么牌子血糖仪
活血通络止痛中药方
嘉峪关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资阳治疗白癫风医院
保山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六盘水治疗白癫风医院
徐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